新聞標題【民報】【專文】2020台灣的選舉—這是台灣對中國的對決,不是「痞子」和「騙子」的對壘。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2020台灣的選舉—這是台灣對中國的對決,不是「痞子」和「騙子」的對壘。

 2019-11-08 09:28
當今的兩大黨具有相同的致癌基因,無能自我監督,有待第三勢力竄起治療;如果保台的第三勢力能夠出頭,負起監督國會的功能,該可符合社會的期待。只是時程剩下兩個月,第三勢力的整合有待加快腳步,共為台灣圖謀大計。圖/時代力量
當今的兩大黨具有相同的致癌基因,無能自我監督,有待第三勢力竄起治療;如果保台的第三勢力能夠出頭,負起監督國會的功能,該可符合社會的期待。只是時程剩下兩個月,第三勢力的整合有待加快腳步,共為台灣圖謀大計。圖/時代力量

台灣總統大選的日子越來越近了,選舉的新聞鋪天蓋地充滿島上有人呼吸的空間。由於時空交錯,人文絞雜,讓大選前的天空充滿了懸疑、不安與焦慮:到底該選誰?

打從政黨推出候選人以來,各種傳媒混身解數,時時刻刻在勾勒著候選人的「形象」,這是民主台灣相當特殊的氛圍。際此選前的兩個月,藍綠候選人的「面目」大致已清晰顯影,這是一場藍「痞子」對綠「騙子」的對決。藍綠雙方陣營都看不到對方的優點,卻盡情曝露對方的醜態,或許這是民主社會的常態:「穩善揚惡」給選民作判斷的參考。但是可能源自時代潮流對傳統文化和價值觀的衝擊,導致「客觀」地呈現如此不堪的總統候選人:騙子與痞子。

「望聖而治」是這一票的迷思

在傳媒勾勒的各種線條中,隱約可見的「望聖而治的儒家文化」,是批判的重要基準;不可否認的,這是台灣社會的文化基因之一,「德配不配位」的封建思維仍是時下朗朗上口的審判標準,所以候選人必須具有「聖人形象」,即使「鹿茸訛解為鹿耳朵裡長的毛」都沒關係;若非聖人,至少也要達到零缺點的「完人」。

不幸的是民主社會沒有完美聖人進入政界,即使是梵諦岡的「封聖」也多已不在人間。當下的歐美的民主國家,出任國家領袖的幾乎找不出零缺點的「完人」。只有在極權社會才有「英明的領袖」和「偉大的舵手」出現,範例就是當今的北朝鮮和中國,在位的國家領導人無不「完美至聖」。而台灣至今所隱藏的封建餘緒乃是蔣家王朝統治半世紀的結果,「永懷領袖」的軟硬體至今猶存。不過,在當下盡情發揮對候選人的批判中,反可證明台灣的民主進程仍然繼續往前。對候選人的批判本是民主的過程,無可厚非,但若因「求聖的潔癖」而害到「民主大義」,那可是因小失大,傷害民主,甚至斷喪民主。台灣目前正面臨這樣的危機!

「保家衛國」是這一票的使命

媒體輿論塑造出來的騙子和痞子,這是對「人」的臧否;相對其人的「事」務,似乎單純許多,因為兩黨候選人的角色分野相當鮮明,不管隱藏或偽裝,在選戰中前者舉台灣牌,後者藏中國牌,應是爭議較少的認知;候選人是否踏進中國的中聯辦更是客觀判斷的標準。易言之,這次大選就是台灣對中國的選擇;即使是國際媒體亦多有類似的觀點。

候選人的「面目」既已成型,多加粉墨已無法改變,因此明年初大選的主題就當「就事論事」,你我這一票不只是對政黨的選擇,更是對國家的選擇。易言之,保護家園的生活方式和捍衛國家的主權尊嚴,就成了你我這一票所賦的使命。

「國會監督」是這一票的任務

「人」與「事」交互糾結思考,一向是中國文化的思考方式,「因人論事」幾乎是常態。而民主制度是舶來品,洋人除了選總統之外,配制著強有力的議會當監督制衡的角色,美國川普總統面臨國會彈駭就是例子。台灣政局的失衡,似乎也是常態;政黨旨在推出候選人和助選而已。當今的亂局,總統兼黨主席導致政黨失能是主因;這次兩黨候選人被「評」的如此不堪:不是痞子就是騙子,這也是政黨的不堪,這是政黨該負責的,因此你我這一票也就賦有糾正政黨錯誤的任務。當今的兩大黨具有相同的致癌基因,無能自我監督,有待第三勢力竄起治療;如果保台的第三勢力能夠出頭,負起監督國會的功能,該可符合社會的期待。只是時程剩下兩個月,第三勢力的整合有待加快腳步,共為台灣圖謀大計。

總之,民主制度靠選票得以建立與運行,你我這一票是對價值觀的表達與選擇,所以民主制度是對自己負責的選舉,這次千萬別輕易放棄你我這一票,或因「人」負氣而放棄這次對國家的選擇,因為那已不是單純對騙子和痞子的選擇而已。如果放棄選擇等同於「被選擇」,命運可能會很慘。

大敵當前的2020年台灣選舉,快快走出「望聖而治」的底蘊,堅定「就事論事」地為台灣投下這一票,期以邁向健康的民主社會,幸甚台灣!(2019/11/07)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