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觀察站】這些人對得起余紀忠、王惕吾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觀察站】這些人對得起余紀忠、王惕吾嗎?

 2019-05-14 09:58
老報人余紀忠、王惕吾主持的《中國時報》、《聯合報》雖被視為國民黨的「傳聲筒」,可是在專業上都有一定的水準,他們並且都主張反共,不認同中共統治階級的做法。如果他們地下有知,看到一手提拔的親信與幕僚,墮落到像小學生一樣排排坐,聽中共高官「聽訓」,不知道心中會做何感想?圖/截自中國新華社影片
老報人余紀忠、王惕吾主持的《中國時報》、《聯合報》雖被視為國民黨的「傳聲筒」,可是在專業上都有一定的水準,他們並且都主張反共,不認同中共統治階級的做法。如果他們地下有知,看到一手提拔的親信與幕僚,墮落到像小學生一樣排排坐,聽中共高官「聽訓」,不知道心中會做何感想?圖/截自中國新華社影片

「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雖然是媒體人聚會的場合,可是政治味道十足,完全是一場統戰會議,中國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對台灣媒體高層們喊話,「希望兩岸媒體秉持民族大義」、「繼續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鼓與呼(指擊鼓助威、大聲唱和)」、「努力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力量」,這樣的發言內容,出現在媒體人交流的平台,能說不奇怪嗎?

在自由民主的國家,媒體是社會的第四權,負有監督政府以及提昇社會進步的作用,過去在台灣民主發展的過程中,媒體亦曾經扮演過這樣的角色,老報人余紀忠、王惕吾主持的《中國時報》、《聯合報》,雖然是戒嚴時期的產物,被視為國民黨的「傳聲筒」,可是仍然有一些的堅持與一定的風骨,才能成為「百萬大報」,受到社會的肯定。

蔣家國民黨威權統治年代,用戒嚴體制控制社會,不但用黨禁,限制人民的集會結社自由,也以報禁,管制人民的新聞自由,余、王兩人的報紙,風格各異,《中國時報》呈現較多自由主義的風格,《聯合報》言論比較保守,可是在專業上都有一定的水準,他們並且都主張反共,不認同中共統治階級的做法。

在一黨獨大的年代,國民黨嚴密控制媒體,黨的文工會與官方的新聞局,是他們掌控媒體的主要工具,做法與「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如出一轍,打著交流的名義,實質上是開會與參訪,當然也會安排長官致詞,當時是反對黨外人士,把他們打成台獨與匪諜的「三合一」敵人,國共統戰媒體的做法,其實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余、王兩個人都出身國民黨軍方,因緣際會走上辦報的道路,當然與他們的出身背景有關,比較容易被蔣家與國民黨接受與信任,但當他們報紙辦成功後,身分也跟著水漲船高,躍居國民黨中常委,報人兼國民黨中常委,身分嚴重衝突,可是大家視為理所當然,就像是宋楚瑜做過新聞局局長,後來轉任文工會主任,大家也見怪不怪。

余、王兩人生前痛恨共產黨,在報紙上激烈批評,反共成了他們辦報的理念,如果他們地下有知的話,看到一手提拔的親信與幕僚,墮落到像小學生一樣排排坐,聽中共高官「聽訓」,不知道心中會做何感想,尤其是中共政治體制依舊,仍然用極權的方式在統治人民,這些媒體人卻認同這樣的制度,要用來併吞台灣,對這樣的轉變,他們應該是會感到痛心與不安!

最近幾年來台灣民主向下沈淪的程度極為嚴重,兩岸交流密切之後,紅色力量崛起,對民主的摧殘,無所不用其極,「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會不會成了台灣媒體自甘墮落、新聞自由淪喪的重要性指標?台灣畸形的媒體現象,不容輕忽。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