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被吳念真改變人生的金鐘男主角陳竹昇說:「只要有人間,希望都有我」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被吳念真改變人生的金鐘男主角陳竹昇說:「只要有人間,希望都有我」

 2016-03-24 13:43
陳竹昇(站在椅子上)在2003年首次參與<人間條件一>的演出,演技讓吳念真眼睛一亮。記者蔡育豪攝影
陳竹昇(站在椅子上)在2003年首次參與<人間條件一>的演出,演技讓吳念真眼睛一亮。記者蔡育豪攝影

第47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男主角,得獎的人是:「陳竹昇--野蓮香」,當頒獎人念完時,鏡頭也帶到陳竹昇,他有一種不是驚喜而是意外的表情。陳竹昇手握金鐘獎座說:「這個台,小時候上來很多遍了,但今天坦白講還滿緊張的,很榮幸跟幾位有實力的演員一起入圍,謝謝大會評審的肯定…….謝謝野蓮香所有的工作人員,爸媽我得獎了,最後我要謝謝一個地方,就是劇場,特別是紙風車兒童劇團、綠光劇團,他在我很小的時候給我很多的養分,讓我可以有表演的想像,謝謝裡面的長輩老師大哥大姐們,開啦!」

陳竹昇不是戲劇科班、學院派出身,他的學歷很普通,協和工商美工科雕塑組,高中時期在建教合作的機緣下,被台灣知名雕塑家李良仁(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的大哥),帶進劇團做布景道具,開始他人生一連串的驚奇。

「就是一直在工廠沒日沒夜的做道具布景,有時在演出現場當crew(技術人員),臨時少了演員就被叫穿著黑衣服上場,走過來走過去,或是耍一下彩帶….不會耍? 沒關係,旁邊有大哥哥大姐姐馬上教。」陳竹昇說,對他來說就是「完成一件事情」,也沒有覺得是演戲,久了也就常在各大小劇團或電視電影當技術人員時,同時湊個角色演出,總鋪師、翻滾吧阿信、雞排英雄、練習曲、艋舺、大稻埕、kano、桔醬的味道、波麗士大人,都有參與過,直到鄭有傑導演找他當野蓮香的男主角。

「我沒學過正統的表演課程或理論,但站在翼幕旁邊就是最好學習演戲的角度,技術人員的工作是理性的,  但技術操作之餘,有很多時間可以用理性的腦袋來觀賞戲,那是最近的、明顯的位置,所以演員昨天今天的表現最細微的不同,甚至是臉部的線條,在翼幕旁的我,都可以看得清楚」陳竹昇說,2001年吳念真導演<人間條件一>首演時,所有的道具布景燈光音響都是他在統籌,最常站的位置就是在翼幕旁。沒想到兩年後,接到綠光劇團電話,吳導要他來演<人間條件一>的一個角色,那時的心情就是一個字:耶!

陳竹昇說,永遠都記得第一次排練見到吳Sir時,他說的一句話:「有你來演,我就放心啦。」那是對演員是莫大的肯定,雖然有飄飄然的感覺,但吳導坐在那裡看排時,心裡的壓力是無限大,不管是他自己這種菜鳥或是吳朋奉這種資深演員都一樣。


在<人間條件一>的精彩演出,讓陳竹昇(右)再度被吳念真點名演出<人間條件三>記者蔡育豪攝影

吳念真的劇本有一種魔力,他的劇本是可以給素人都能發揮的,他要的就是自然,讀本說戲說得很準確,而且讓人有畫面感,一旦信任演員後,他可以十五年不換演員,陳竹昇說:「吳Sir教戲也教我們做人,他用對待家人的方式來對演職員們,才能凝聚十五年的情誼,經過時間相處、牽教,演員們都成長,這不是其他劇團可以有的經驗」。

這次<人間條件一>第六度全國巡演,陳竹昇換了新角色—里長伯的柱仔腳。「這次會有很多機會與執行長李美國(飾里長伯)演對手戲,李美國說這是他人一的封箱作,於情於理於義,我都要來陪他做完這個儀式。如果超會忘詞的他,把台詞順序ABCD說成ACDB,我就要配合他或幫他圓回來ABCD,以表忠心耿耿與提攜恩情的回報, 我很期待這次人一演出會碰出什麼有趣的火花」陳竹昇說。


被定位為喜劇演員的陳竹昇,也可以演出吳念真導演要的純情內心戲。記者蔡育豪攝影

<人間條件>系列對陳竹昇是個填充題,「我的戲劇訓練都是在這裡潛移默化,是<人間條件>讓我從幕後技術走到幕前演員。演<人間條件>時掌握到吳Sir寫這角色的想像時,會有很爽有成就感,會懂更多人生的寫實感與社會盤、價值觀。」

<人間條件>系列的劇本,都會反映當時社會、生活上的事件或議題,吳念真的劇本,寫實感比較多,跟社會有互動,生活的經驗比較常庶民,但難的是如何詮釋到吳念真要的深度與感情。陳竹昇指出:「劇本使用大量的台語,吳Sir是台灣的第一人,在表演的方式,吳Sir去除掉很多劇場的技巧、學院派的概論,要講得像人話是最基本的,再來就是要自然、要文雅、要草根,學院派最愛講演戲最高境界是找自己,來綠光演人間,一進排練場吳Sir就讓你找到自己,別的劇團演出技巧是一二三四五,好,回頭,是一種刻意的精準。但吳Sir要的是你講到這句台詞時,該有的動作就自然的到位,節奏就不會跑掉。」

「演人間是很享受的,能集集都演是最幸福的」不是只有陳竹昇這樣認為,吳Sir的強項就是台語押的韻味,可以讓老一代有回味,新一代有體會,原來台語可以這樣講喔、可以抒發這樣的心情喔,而且不違和。


2016年的陳竹昇拿著2003年的劇照,多了穩重成熟。歐陽佩欣攝影

陳竹昇說,不同於賴聲川與李國修的戲,「吳Sir的戲對我就是文化、語言、生活上的親近」。

回到陳竹昇金鐘的感言,他最後的「開啦」就是通關密語,只有紙風車團隊的人才會知道,這兩字也代表陳竹昇對劇團所有人的感謝。劇團就是他此生的貴人,這裡有強大的歸屬感,遇到問題都「不是個事」,你解決不了的,劇團的弟兄和長輩,也都會跳出來幫你解決。

對吳念真導演想要說什麼?「吳sir,只要有人間,就算路人甲,希望都有我」陳竹昇說。

演出資訊請洽 02-23956838 綠光劇團

 
(陳竹昇提供)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