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台灣的董座CEO們,你選擇站在哪一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台灣的董座CEO們,你選擇站在哪一邊?

2021-04-01 10:04
拜登發表國家安全戰略指引,稱中國是「潛在有能力結合經濟、外交、軍事以及科技力量去發動對穩定開放的國際體系持續挑戰的唯一競爭者」。圖/擷自PBS News hour影片
拜登發表國家安全戰略指引,稱中國是「潛在有能力結合經濟、外交、軍事以及科技力量去發動對穩定開放的國際體系持續挑戰的唯一競爭者」。圖/擷自PBS News hour影片

川普時代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3月10日在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有一段美中關係的談話。該段談話經華爾街日報整理後在3月26日登出,用的標題是「北京瞄準美國企業」(Beijing Targets American Business),說明美國企業為何要選邊站,建議美國企業如何思考與分析選邊站的議題。

美中之間如何選邊站的問題當然也適用於台灣企業。該文簡單明了、直指核心,值得在川普之後,每天被中共飛機不斷騷擾、搞不清楚拜登政策方向的台灣人一讀。

最好的介紹就是把它全文翻譯出來。為了方便閱讀,小標題是筆者所加的。

以下就是全文。

企業領袖是首要統戰目標

在拜登上任前後的幾個禮拜,中國的各級領導人發起了一個以美國為目標的資訊戰。中共官員如雪片紛飛的一連串的演講、投書、聲明,針對的並不是如媒體起初揣測的拜登新政府,而是中共針對美國企業界所做的努力。

中共的外交頭子楊潔篪在2月初透過網路對美國企業領導人與前政府官員發表談話。他先對中國的投資與貿易機會畫上美麗的遠景,然後接著警告,說圖博、新疆、香港和台灣是「紅線」,美國人最好保持安靜。楊先生譴責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而且不掩飾的加壓他的聽眾,要他們去遊說拜登政府,把那些川普的政策翻轉過來。

1月底,習近平總書記坐在長城的大壁畫下,容光煥發的面對瑞士達沃斯的世界各國企業領袖。他敦促他們抵制歐洲與美國政策決策者對中國的經濟的「脫鉤」。習先生也用私人信函勸告一位美國的企業界領袖,要他「積極的努力去提升中美兩國的經濟與貿易合作」。

要讓聽眾清楚中共所說的行為不只是建議,而是必要的,北京宣布對幾乎三十名現任與前任美國官員實施制裁(本人也在內)。這是自去年對美國人權運動者、各民主派基金會以及美國參議員之後,又加上的制裁名單。

北京的用意很清楚: 你必須選邊站。假如你要跟中國做生意,你必須犧牲美國價值。你必須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與宗教遭受的滅絕行為完全的裝聾作啞;你必須忽視北京對其主要承諾食言而肥—包括保證香港「高度自治」的國際條約;你絕對不能跟貴國中央有安全意識的官員交往,除非你是為了中國向他們遊說。

中共製造依賴達成政治目的

另一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在其公然製造世界對中國的依賴的目標中所用的手段,而且把這個對中國的依賴作為政治的利用。這個月習先生對其橡皮圖章的兩會發表指導方針並加以法制化,說他正在追求一個中國不依賴高端進口商品,同時又可驅使世界各國必須在高科技供應與原料市場依賴中國的大戰略。換句話說,只要合乎北京的利益與條件,「脫鉤」正是北京的策略。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對於它追求這種策略的原因一點也不再掩飾。習先生有一段去年稍早發表、直到10月底才在共產黨的領導理論雜誌「求是」登出的講話。在那段講話裏,他說中國要「拉緊國際產業鏈對我國的依存關係」,以「形成對外方人為斷供的強有力反制和威懾能力」(以上為習的原文,非筆者翻譯)。

「強有力反制和威懾能力」是中共優勢進攻的用語。北京的大戰略是累積並利用其經濟槓桿優勢以達到其世界性的政治目標。

以下是一個最近的例子。在多年來和澳洲累積巨額的貿易之後,北京在去年忽然以純政治的原因開始限制澳洲的酒,牛肉與大麥的進口。北京提出了十四項「爭議」,意即對澳洲政府的政治要求。這些要求包括:把反制北京地下統戰澳洲社會、政治的法律收回去,甚至要求澳洲箝制自由媒體以壓制批評中國的新聞。

澳洲的煎熬,預示中共對世界各國的策略。美國企業家為了追求簡單的、有利的商業關係,長久以來一直不願把美中關係看成意識型態的鬥爭。但是美中兩國領導人發表的戰略指導,清楚的顯示問題的答案很清楚:兩國競爭的意識型態面不僅不可避免,甚至是競爭關係的核心。

美中共識:意識型態之爭

拜登總統於本月發表他的「暫行國家安全戰略指引」。這份文件把中國獨自歸為一類,稱中國是「潛在有能力結合經濟、外交、軍事以及科技力量去發動對穩定開放的國際體系持續挑戰的唯一競爭者」。

在他的簽字的文件的序言中,拜登寫道:「我相信我們正處於(決定)世界將來方向的歷史性的與基本性的辯論中。面對我們的挑戰,有人認為獨裁政府是最好的前進方向…我們必須證明我們美國的模式並不是歷史的陳跡;它是實現我們應許的將來的唯一最佳道路」。

拜登的直白震聾啟聵。北京齷齪秘密是,習先生多年來在內部講話中一直以意識型態的角度說明美中競爭。看看他以下這個保密了六年,在中共中央委員會2013年1月5日的原始講話。

「有人認為共產主義是一個不可能達成的希望,甚至超出希望的想像,說共產主義是一個妄想……歷史事實重複的告訴我們,馬克斯和恩格斯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的分析並不過時,歷史唯物論指出資本主義終將死亡,社會主義會贏得最後勝利也是一樣。這是社會與歷史發展的不可避免的趨勢。但是道路是充滿荊棘的。資本主義的最終死亡以及社會主義的最後勝利,需要很長的歷史進程」。(本段談話,網路找不到,故由英文翻譯,並非習的原始語言。)

以上拜登和習近平被引用的語言,正是彼此的鏡中圖像。拜登被引用的話是針對習近平鬼鬼祟祟的說要打敗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的講話遲來的反駁。習近平的這些話,在歐巴馬總統的第一任就講了。


美國總統拜登發表的「暫行國家安全戰略指引」把中國獨自歸為一類,稱中國是「潛在有能力結合經濟、外交、軍事以及科技力量去發動對穩定開放的國際體系持續挑戰的唯一競爭者」。圖/擷自維基百科,網路,民報合成

董座CEO們何去何從?

拜登的戰略指引也顯示:雖然他的戰術與川普有差異,但是美國的戰略卻有顯著連續性。它反映美國的對中政策在過去幾年中已經發展出兩黨的共識。難怪北京的統戰活動轉而聚焦在美國社會的其他層面,特別是企業社群。北京已經知道它對影響華府的努力已經正在加速的失效了。

那麼美國公司的董座CEO們,應該怎麼辦? 首先,他們應該瞭解在過去幾年中局勢變化的程度,而且要認知這些變化已經幾乎不可能回頭了。CEO們會發現同時討好華府與北京越來越難。拜登的策略指引直截了當的說:「我們要確保美國公司在和中國做生意時不會犧牲美國的價值」。中國的領導人,正如剛說過的,正高分貝的警告多國公司必須放棄這些價值,以作為和中國做生意的代價。就像腳踏兩條船的水手,美國公司不免要把自己弄濕。

CEO們的一個明智的步驟,就是正式的檢視新的太平洋兩岸的地緣政治現實如何影響他們。與中國的大國競爭的已經引進一連串的、美國公司才剛剛體認到的規範上的、信任上的、信譽上的風險。北京加緊使用法律之外的工具是另外一種威脅。中共的領導人決定逮捕兩名加拿大公民Michael Kovrig 與Michael Spavor 作為人質就是最好的例子。

另一個明智的步驟就是規畫好分散供應鏈的應變措施。魯莽的把全世界的製造集中在獨裁國家的東海岸本來就是偏差,而且也不能永續。

華府並沒有人嚴肅的威脅要美中經濟全盤脱勾。全盤脫鉤是中國統戰宣傳機構和國內少數危言聳聽的人提出的稻草人論證。但是有限度脫勾的各種型式已經在加速進行,而且也該如此。在川普政府,我們稱它為「選擇性脫勾」,拜登政府官員叫它做「管理性脫鉤」。科頓參議員(Sen. Tom Cotton)及其他在國會山莊的人則使用「目標性脫勾」一詞。當這麼多不同的政治聲音在使用類似的語言的時候,CEO們就需要注意了。

如何贏得意識形態的勝利

美中之間正在進行一場馬拉松競賽,而最後只能有一個贏家,常被用來形容北京與華盛頓的競賽。這個比喻不差。但是更貼近事實的比喻是,我們正在進行一場四百公尺的衝刺,我們只有贏才有資格參加下一場的馬拉松賽。假如在未來的四年當中,我們沒有把環境條件弄好,我們可能置自己於失敗的道路上;我們可能因晚幾年認清這個事實而失敗。

總之,我們若要贏就需要美國和盟邦在每個採取的政策中、在每個引進的法令裏以及在每個政府與產業的夥伴關係中,好好考慮是否要在這個競爭中增強我們的集體力量,還是要把它奉送給具有敵意的北京獨裁政權。目前的槓桿優勢對我們們非常有利。是否要保持這種優勢全看我們。

北京也知道這是一個衝刺競賽。習近平在2013年1月的講話中顯示,他知道中共黨員對它們的體制懷有疑慮。他的同志們知道中共的優勢正在快速消失而共產黨的缺點—包括浪費、官僚惰性,以及每個誤算後果的無情放大—即使還沒到來,也很快就會出現。

北京是利用一個人的領導去製造勝利;而我們這種自由社會是利用人類的精神。這就是我們的終極優勢。共產黨的領導人有一件認知是對的:美國的CEO們,他們的董事會以及他們的投資者必須決定要幫那一邊贏得勝利。

全文譯完

台灣的董座CEO們,你選擇站在哪一邊呢?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