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一帶疫路」重傷中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一帶疫路」重傷中國

 2020-03-25 09:54
中國藉「一帶一路」向非洲擴散,壯大中共在非洲影響力,這條非洲大道,也成為瘟疫傳播道路,在非洲造成重大災情。  圖為布吉納法索街頭,取自維基百科
中國藉「一帶一路」向非洲擴散,壯大中共在非洲影響力,這條非洲大道,也成為瘟疫傳播道路,在非洲造成重大災情。 圖為布吉納法索街頭,取自維基百科

本來以為武漢瘟疫肆虐之下,遠離亞洲的非洲大陸,應該是最後淨土,沒料到不到一周時間,非洲國家也出現確診病例,過去,非洲國家把中共大撒幣,當作紅色聖誕老公公,舉雙手歡迎,而中國也樂意把多餘產能藉由「一帶一路」,向非洲擴散,壯大中共在非洲影響力,沒想到這條非洲大道,也成為瘟疫傳播道路。

2018年,和台灣斷交後,投入中共國懷抱的布吉納法索,變成非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四個中央級部長,證實已經確診染疫,布國確診已經來到近一百,四人死亡,是災情嚴重區,布吉納法索曾經在1973年和台灣斷交一次,20年後,又和台灣恢復邦交,2017年,中共傳出要用500億美金,收買布吉納法索,卻被布國拒絕,一年後,布吉納法索還是擋不住人民幣誘惑,投入中共懷抱,目前,中國鐵道公司拿下首都的鐵路工程,已經投下7億美元,來自中國的工人經由施工免簽入境,到處趴趴走,成為疫情來源,除了工人以外,跑單幫的中國溫州商人更多,在首都開店販賣中國手機,這些人來去亞非兩地非常頻繁,很可能是這一次「武漢瘟疫」的來源。過去,台灣和布國建交時代,有一個台灣醫療團常駐布吉納法索,對當地醫療改善貢獻良多,現在醫療團離開,以布吉納法索醫療資源現況,恐怕無法抵擋瘟疫的攻擊,很多布吉納法索人民說,「中國人帶來人民幣,也帶來自己的工人,我們的生活並沒有改善」。

中國人身分一落千仗

除了布吉納法所,本來高舉標語,「我們最愛中國人」的奈及利亞,也變成第二個嚴重疫區,鄰近幾個國家,也陸續出現「中國人滾出去」的標語,當下許多在非洲進行跨國工程的中國工人,已經感受冰火二重天,中國籍身分,一下子從備受尊敬落入地獄。

奈及利亞被中共選為海外投資重地,中共看上的是奈及利亞的優質石油,很可惜,奈及利亞本身缺乏可以提煉開採的技術和資金,西方殖民時代,埃克森美孚,雪弗龍,道達爾等跨國石油大廠,都在奈及利亞插旗,所以,中國也想在這裡和西方大廠一爭高下。

1999年之前,奈及利亞仍然被軍政府控制,但是,民主化以來,人民生活並沒有改善,石油的收入,幾乎被政府貪官和上層階級瓜分,世界銀行估計,奈及利亞能源收入都被1%的人掌握,更悲哀的是,這一個石油大國的用油,80%仍然需要仰賴進口。

這樣貪腐的政權,剛好是中共投入資金的溫床,由於貧富差距太大,公共投資太少,石油資源落在南方,因此北方的人民組織「博科聖地」反政府組織,開始進行武裝暴動,2014年,「博科聖地」曾經綁架200位女學生,姦殺販賣,案件震撼國際社會,因為年年戰爭,造成200萬奈及利亞難民逃往境外的人道危機,中共雖然為了石油開採的保全工作,提供奈及利亞政府軍事支援,但是,仍然無法停止聖戰組織在奈及利亞的騷亂。

奈及利亞人口有1億8000萬,是非洲大國,可是,人口中的6成,每天收入在一美金以下,屬於貧窮線下生活,大多數人民依賴農業,奈及利亞農村,最大的副業是製造安卡拉印花布,這種具有傳統文化色彩的印花布,被西方旅客喜歡,每一碼可以賣到一美金,但是,中國商人進入奈及利亞後,發現這種印花布有利可圖,於是,大量的中國紡織機,被運到奈及利亞,安卡拉印花布從純手工製造,變成工廠作業輸出,因為產量大增,價格崩跌,連帶造成人工製造的農村副業停頓,所以奈及利亞人民抗議中國商人的示威運動,經常發生。

其次,奈及利亞的銅礦,也被中國看中,但是,中國的礦物公司一來,完全是強制開發,根本不管當地的環境保護法令,以及農民飲水問題,許多公害污染問題,成為中國商人和奈及利亞人衝突的因素。

現在,「武漢瘟疫」已經在非洲國家散播,以非洲的醫療能力來看,沒有西方國家的幫忙,肯定無法壓制瘟疫橫行,所以,非洲人把罪責怪到中國人頭上,其實是可以理解的,正是所謂人算不如天算,中共在非洲砸大錢,瘟疫一來,反而受到重傷害,「一帶一路」,變成疫路。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