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女兒改編「河南愛滋血禍」登上英國舞台 北京很生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女兒改編「河南愛滋血禍」登上英國舞台 北京很生氣

 2019-09-11 17:09
舞台劇《地獄宮殿的國王》劇照(高雅竹提供/photo credit: Ellie Kurttz/自由亞洲電台 )
舞台劇《地獄宮殿的國王》劇照(高雅竹提供/photo credit: Ellie Kurttz/自由亞洲電台 )

24年前發生的中國河南愛滋村血禍的真實故事,最近被搬上英國倫敦的舞台。劇本是根據前中國醫生王淑平當年揭發官員掩蓋愛滋村黑幕的經歷改編,但讓中國政府看了很刺眼。在開演前夕,官方找上王淑平仍在中國的親友,要阻止舞台劇上演。

名為《地獄宮殿的國王》(The King of Hell’s Palace)的舞台劇,正在倫敦的漢普斯特劇場(Hampstead Theatre)上演。舞台上,在哀傷的音樂聲中,一張張躺椅上的人們,討論著「獻血光榮,救死扶傷」的口號。這樣的場景,不只是出現在劇場,更是24年前發生在中國河南省真實的血禍悲劇的一幕。


《地獄宮殿的國王》劇照(高雅竹提供/photo credit: Ellie Kurttz/自由亞洲電台)

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中國禁止外國血液製品進口,原因是為防範愛滋病傳入。不過,中國發展自身血液製品醫療產業起步之初,卻沒有完善的衛生觀念及嚴格抽驗流程,不論官辦的或非法私營的採血站,都將所有血液集中、分離血漿與紅血球,再將混和所有捐血者的紅血球,回輸給賣血者,好讓捐血者能迅速恢復,再次賣血。

這個故事對於這部劇的編劇高雅竹(Frances Ya-Chu Cowhig)來說,並不陌生。

高雅竹的父親是已退休的前美國外交官,當年父親因工作關係,認識了揭發河南官方掩蓋真相導致愛滋病蔓延的王淑平,而高雅竹想把自己成長過程中的中國經歷,及王淑平的故事記錄下來。她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她的家庭背景,對創作有很大影響。

高雅竹說:「我除了是個外交官的孩子,我還是個混血兒,我的父親是波士頓人,他是信奉天主教的愛爾蘭裔,我的母親來自台灣的鄉村,我一直對探索世界感興趣,尤其對不同的制度體系,會如何影響人們的交流互動感興趣。」

《地獄宮殿的國王》編劇高雅竹(Frances Ya-Chu Cowhig)(網路照片)

現在聽起來驚悚駭人的捐血模式,卻是當年河南省文樓村最火爆的血漿經濟產業,賣一次血50塊人民幣的生意,是窮困潦倒的農民賺錢的捷徑。但他們沒想到,卻因此讓自己不幸感染愛滋,有的人因此賠上性命。上訪維權的人,還因此被關進監獄。

對高雅竹來說,藝術創作要反映社會的真實,不論這個真實社會是好是壞。她曾將《竇娥冤》改編成《六月飛霜》(Snow in Midsummer),還創作了關注中國農民工生活的《極樂世界》(The world of Extreme Happiness)。她說,《地獄宮殿的國王》是她計畫10年完成的中國三部曲的最後一部。

但是在國外上演中國故事,卻不一定是北京樂見的事,對王淑平來說,當年被官方恐嚇脅迫的經歷,又再次上演。

根據王淑平給自由亞洲電台的聲明,在這部劇上演前的8月22日,她在中國國內的親友,遭到中國國安部約談,他們甚至試圖聯絡已抵美國生活的王淑平的女兒。中國官方清楚告知王淑平的親人,這齣劇必須停演,因為這讓中國政府及一些官員感到尷尬,名譽受損。

王淑平說,她不會因為恐嚇而沉默。已是美國公民的她認為,自己有責任保護脆弱無助的人,她希望藉由這樣的創作,能幫助仍在中國國內努力的醫生,免受官方欺壓。

(本文轉載自中央廣播電台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