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一位老台獨的抵抗和救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一位老台獨的抵抗和救贖

 2019-02-24 17:06
在台第五縱隊,在社會裡面興風作亂,藉以達到分裂台灣目的。圖/民報資料照
在台第五縱隊,在社會裡面興風作亂,藉以達到分裂台灣目的。圖/民報資料照

民報老作家,更是一位老台獨,因為用「民報」帳號留言嗆小英總統,引起一陣騷動,還有網民反映說,PO文竟然用簡體字書寫,猜測今年年初,民報陷入財政困境後已經被中資收買。其實,這些亂文不值一駁,民報陷入困境是事實,但是陳永興醫師不想向外界求助,不願欠下太多人情,咬牙苦撐,守住這一個守護台灣的獨派網路平台,不想被老共和在台的「紅色代理媒體」看輕,也是事實,只是這一點,並不是喜歡看笑話,看政治表演術的台灣社會所關心。

老台獨憂心台灣,文字直爽、感情豐盛,如同前一陣子四位台派大老憂心小英落選,殃及台灣,起心動念不為己私,卻還是惹來一陣謾罵,這些小英護衛隊,到底是要害小英,還是要愛小英,就很難理解了。甚且我都懷疑這些文字,根本是來自老共農場,或在台的第五縱隊,在台灣社會裡面興風作亂,藉以達到分裂台灣目的。

不畏懼民調低盪,小英總統向外媒宣示已經決定參選,勇氣固然可佩,若非黨內有人挑戰,此事已是定局,老台獨的擔心和多數台派人士的擔心其實一樣,即便小英說「人心是活的,民調是死的」,過去還有所謂選舉鐘擺效應,但是台灣現下的人心,已經不像從前是非分明,很多人早已看到這一點危機,只是有人卻渾然未覺。

有一句話說「人心不古」,我必須說,人心已經改變的前提是,台灣歷經幾年來對中國不對等開放,不要說紅色中國控制的媒體,已經大搖大擺登堂入室。只要缺乏獨立或警覺的人,腦袋恐怕也被洗到迷迷糊糊,無法辨識中台敵我階段,只迷戀「中台一家親」的糖衣毒水,更糟糕的是,民主並未提升,反而倒退,台灣民主從1996年總統直選算起才走了20年,剛好是民主進程最脆弱的時期,2018年選舉,就可以看出來,只要喊口號、搞愚民,可以輕鬆當選,選舉政見或城市治理規劃變成多餘,這些「紅色代理媒體」既可以把一個平凡小民拱上天,必然也可以把一位高人氣領袖轟下地獄,一堆真假莫辨新聞反面寫作,假民調干預全面橫行,小英就是一個已經被紅色代理人打入囚牢,掛上無能刻板印象的總統,比起阿扁總統被貼上「貪汙」標籤不遑多讓。

台灣這種溫情又加上理盲社會就是如此,政治人物是否被認可,可以利用網路或媒體塑造,所以只要你被網路貼上無能標籤,就如同馬英九,想要翻身已經變得很困難,客觀來論,小英不是一個無能力的人,但是被媒體搞成這樣,又能如何?我是如此解釋小英民調低落原因,加上小英缺乏一個理解台灣目前社會狀況的幕僚群或智庫,很多社會或政治議題的應對完全失去方向,民調無法拉抬,就算不一定是失敗主因,但是勝選的難度必然升高。這也是老台獨越想越擔心的原因,因為2020年這一戰,關係著台灣是否能從中國魔掌下脫困,或者是大家一起到新疆集中營上課。

反過來看,面對2020年的總統選舉,老台獨雖然擔心小英失敗,還是認為小英施政以來,就算國家正常化進步很緩慢,至少不會出賣台灣,但是藍紅集團互通款曲人盡皆知,兩邊早已講和,一邊出錢,一邊出人,拿下台灣後,再分享台灣的利益,藍色政客穿上紅褲,繼續擔任高官,享受權貴的暗盤交易已經形成,到了那一天,不聽話的異議份子送到新疆,社會仍然一片寧靜,這個老共侵吞台灣如意算盤正加速進行。

預見台灣被中國併吞的大災難

靜下心看看聽聽周邊,出賣台灣的言論已然更加激情露骨,說話還一本正經、正氣鼎然,想不到台灣人民還是照樣買單、照樣護短,說謊的政客照樣人氣紅不讓、民調超高,這些唱紅歌頌中國的叛國言論不需要掩掩藏藏已經公然在社會出現了,台灣人民也視為當然,這才是台灣人心改變的指標,更證實了這幾年老共不信宗教,卻可以藉交流機會方便撒錢,巴結台灣各地宮廟,傳達老共各項指示。

連老共來了,大家更發財的虛假口號,也在民間流傳,而其他各地人民社團,為了赴中國交流,被落地招待,被滲透、被藍金黃更是不少,台灣人把西藏新疆香港危機放在天邊,卻只想著立即被中國統治後的利潤,以至於台大校長可以被彈劾也霸著不下台,國台辦也可以指揮台灣輔仁大學的學校教學自由,老共魔掌伸進台灣以至於斯,這才是更要命的發展,難道台灣國安單位睡了嗎?這種持續被老共滲透的現狀,小英視若無睹,根本無法有效制止,就算2020年能夠當選,台灣情況只能更兇險而已,這也是許多台派人士認為,應該推派一位更有勝算,更能夠勇敢抗擊中國的人出來競選,才能拯救台灣脫離可以預見的中國併吞災難。

老共真實兵力或許尚未兵臨城下,但是台派人士的觀察和感覺:無形兵力早已佈滿台灣各處,目前社會氛圍和二戰時後,法國陷落之前並沒有兩樣。

1940年5月,法國花了50億法郎興建的馬其諾防線被德軍攻破,法英荷三國聯軍被驅趕到敦克爾克,法國音樂家杜提耶當時在馬奇諾服役,奉命撤退到波爾多,沒料到一個月後,貝當元帥就宣布簽約投降,杜提耶說「法國能戰,卻不戰,這是法國人背叛法國人」。(詳見艾倫萊丁:盛會不歇)

1940年6月25日,投降的和平協議剛簽訂,巴黎人民已經陷入絕望和憤怒,60%的人民選擇離開巴黎,最後必須面對德國統治的現實,很多人選擇抵抗,但是也有人選擇合作,所有國家人民面對失去國家的危機時都會有這樣的反應。法國知名作家布拉西亞率先投入納粹懷抱,擔任「我無所不在」雜誌的總編輯,最後納粹兵敗後,布拉西亞難逃國家法庭判決,以背叛國家最被處死刑。「法蘭西新期刊」本來崇尚自由主義,卻也被納粹網羅,總編輯拉荷歇放棄自由風格,擁抱法西斯,最終也難逃無期徒刑。當時法國重要的「今日報」總編輯蘇瓦雷茲認為,納粹統治法國,一份獨立報紙,仍然可以存在,他選擇和納粹屈辱合作,後來盟軍進入巴黎,蘇瓦雷茲以通敵罪名被槍決。

看看台灣,目前就是如此,紅色魔爪壓力下,選擇合作的媒體或政客,不管動機為何,已經為紅色中國吞滅台灣或中華民國努力鋪路,甚至還要打著冠冕堂皇的愛國大旗,這是典型妓女,既要錢,還要蓋一座貞節牌坊,萬一中國吞台失敗了,我不知道等待這些文人的,是不是監牢?

但是,在眾人投降下,也有人選擇抵抗,「法蘭西自由陣線」的作家維爾德選擇抵抗,他在1940年12月15日,自己打字印刷,發行第一個刊物「抵抗」,在發刊詞上寫著「抵抗下去,你們要問自己責任是甚麼?抵抗是一種保護內心和想法的方式」,我覺得老台獨作家就是這樣一位,到死也會抵抗的人,他反對小英出陣迎敵,不是怕小英奪取大位,反而擔心小英失敗,這其實是愛台灣之心,過於急切罷了。

初識老台獨是去年選後幾天,永興醫師決定停止民報,邀請幾位作家和同仁聚餐,那一天許多人對民進黨敗選,相當憤怒,批判之聲不絕於耳,老台獨或許因為憤怒憂鬱而不勝酒力,醉臥當場,或許有人認為這是文人醜態,我卻認為只是心性率真,老台獨藉酒消愁罷了。如今,再度發生嗆小英事件,我只能提筆安慰:請老台獨保重身體,繼續進行對中國的抵抗,台灣建國之路仍然遙遠,獨派老兵不死,還需揮筆,台灣最後的救贖之日,就在眼前不遠了。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