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醫病彼此間的同理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醫病彼此間的同理心

文/戴正德(中山醫藥大學人文與醫學倫理教授)

2016-07-22 09:30
醫病關係的和諧,有賴於醫者的視病猶親,病人的遵醫行為,及醫病間相互的信賴。圖/取材自 pixabay(CC0 Public Domain)
醫病關係的和諧,有賴於醫者的視病猶親,病人的遵醫行為,及醫病間相互的信賴。圖/取材自 pixabay(CC0 Public Domain)

在有關醫病關係的演講中,我常會問聽眾,他們喜歡什麼樣的醫生?一位很會看病但卻沒有同理心,或一位很有同理心但看病能力普通的醫生?幾乎每次的答案都是以前者為多。

台灣的病人在生病時,會打聽哪一個醫生會看病,就往那裡去。因之台灣的病人會跟名醫走,名醫換了醫院,病人也會換地方看病。病人寧願看一個會看病的醫生,並不認為醫生的同理心重要。但出現差錯時,病人會訴之媒體、也會告醫生,說某某醫生或某某醫院只顧賺錢、沒有醫德欠缺慈悲同理心。換句話說,台灣的病人「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

我也常問,病人可以選擇醫生嗎?大家的回答是「當然可以呀」。但當我又問:醫生能不能選擇病人時?聽眾就愣住了。醫生能選擇病人嗎?答案一般來說是否定的。但我們要求醫生必須無時無刻為病人看病,為病人著想,卻不能選病人,而病人卻可自由選擇醫生,這樣公平嗎?

醫病關係能否平等?在學理上,我們都說人人平等,但當一方有求於另一方時,雙方的關係就不平等了。醫病關係其實是不平等的,因為病人有求於醫生的診治,兩者之間的輕重有所落差。我們常聽到醫療糾紛的產生,而且一直都是病人告醫生,可是為什麼醫生在疾病醫不好時,沒有告過病人?當病人不遵從醫生指示:不可酗酒,但病人還是喝酒;不可以抽菸,但病人還是一包一包的抽;要常運動多喝水,病人卻天天坐沙發一動也不動,也不按時吃藥……病人把醫生的醫囑束之高閣,病人的病醫不好,醫生能告病人嗎?病人沒有遵從醫囑,醫生能怎麼樣?病醫不好,病人就告醫生。如果有一天醫生告起病人說:病人不遵照醫囑,導致病況惡化,破壞醫生仔細診治之善心,反被指為庸醫。

醫病平權本是一個假象,因為分別為給方、受方,一個握有醫治能力,一個只能求助,否則聽天由命,但卻要求醫生要有醫德,醫好病疾,雙方卻又欠缺互信當然。有些醫生真的很傲慢,高高在上,自以為了不起,怪不得病人怒氣連連。這些醫生在二次大戰以前是不太可能被接受從事醫學訓練的,因為醫生自古就被認為是一種天職 (vocation),被感召去救治病人,本質上醫生不會傲慢,也很有同理心,但如今醫生被認為是一種專業 (profession),一種工作 (occupation),而且可以用勞基法來規範,又醫病關係在本質上不平等的情況下,硬要加以拉平,這樣就會造成不自然的平等,因為醫病之權重根本上是不相稱的。今天我們須培養醫生同理心,即強調醫學人文。醫學人文根本上應該是人文醫學,醫生不但要視病猶親,也要醫病,醫人更要醫心。它是一種醫者同理心的強調。

有一次筆者與在國際醫學界很受尊重的長者 Sherwin Nuland,談論在科技神速進步中,醫學須要慎重思考的是什麼?他告訴我:回到醫者原本的善 (Return to the original goodness of physician)。我聽了很有感觸,當年我剛好是國際臨床醫學倫理學會的理事長,因之就請他在舊金山召開的年會上主題演講。他強調醫生本是受感召來從事醫病,一定要用醫學鼻祖希波克拉底所教導「利益病患」(beneficence) 之心情,作為行醫的根本態度。這個「利益病患」的倫理原則在台灣卻被翻譯作「行善」,實在很諷刺。

醫生醫治病人雖然是做好事,更根本仍是屢行職責。如果醫生受感召而志願參與救人,社會及百姓均應以感謝及尊重的心相待。醫生有同理心、本當也會有同理心的病人,但台灣卻不是如此。病人有時會威脅醫生,可笑的是這次颱風天卻有病人因為「晚上睡覺時頭會癢」掛急診, 這現象顯示出台灣的病人把醫生當作勞工,也誤用醫療健保資源,醫病關係當然會雪上加霜。

在探討醫病關係時,醫學倫理將醫病關係區分成三個類型,首先有主動 (在上) 與被動 (在下)(active and passive),再而是輔導與配合 (guidance and cooperation),最後有所謂的相互參與 (mutual participation)。對欠缺自主能力的弱勢病人,可能需要用第一種的型態方法來指導,對智識份子則該用第三種型態互相商討決定醫療方式。在醫病互相信任與尊重下,第二及第三種類別之功能才能適當發揮。

醫病關係的和諧,有賴於醫者的視病猶親,病人的遵醫行為,及醫病間相互的信賴,否則醫病關係的平權將是永不可及的海市蜃樓。

延伸閱讀
【醫病平台】賴其萬:重建彼此的尊重與信任
【醫病平台】曾道雄:基隆港都的老醫生
【醫病平台】侯文詠:告白與同意
【醫病平台】嚴長壽:請握著病人的手
【醫病平台】黃富源:請不要「罵跑」年輕醫師
【醫病平台】陳景松:病、醫皆情緒?同理的溝通是良善醫病關係的關鍵
【醫病平台】黃瑽寧:繞著地球跑 還是台灣最好 
【醫病平台】蔣理容:輕重緩急?自己的病最重、最急!
【醫病平台】陳永興:當醫師面對親人的死亡
【醫病平台】施惠琪:如何與醫療人員合作讓家人得到最好的醫療照顧
【醫病平台】胡涵婷:台灣的智決醫療在哪?基層照顧醫師的重要性
【醫病平台】野人:醫師變成病人時
【醫病平台】章魚醫師:在醫療前,大家都是 VIP
【醫病平台】郭文好:醫病配合之我思 
【醫病平台】周照芳、陳榮基:以全責護理提升醫療照護品質促進醫病和諧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