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有實力才有話語權 運動選手真無奈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有實力才有話語權 運動選手真無奈

 2019-09-03 13:56
桌球好手莊智淵 。(圖取自莊智淵Chuang Chih-Yuan臉書粉絲頁)
桌球好手莊智淵 。(圖取自莊智淵Chuang Chih-Yuan臉書粉絲頁)

我國桌球老將莊智淵因為與教練鬧不合,在臉書上宣布退出國家代表隊。這不是台灣運動選手第一次因為與協會或教練鬧不合退出國家隊,網球好手謝淑薇2016年里約奧運前夕,也因為與網球協會鬧僵,宣布退出台灣網壇,永不受國家隊徵召,並退出奧運單打及雙打比賽。

台灣體育環境仍有改進空間

另外,奧運射擊選手林怡君當年出征里約奧運回台後,也表示自己將退出國家隊,並表示在選訓體制沒有改變之前,將不再代表中華隊出征。

羽球好手戴資穎在里約奧運出賽期間,因為未穿著羽協指定贊助商的鞋子,事後一度面臨可能遭懲處的處境,後來因為輿論聲浪大,羽協被迫出面道歉,不只沒有懲處戴資穎,也取消官方贊助合約中球拍和球鞋的要求。

由於台灣參與國際運動賽事,必須透過單項協會作為國際聯繫窗口,使得單項協會握有極大的權力,也導致長年許多「黑箱作業、特定人士把持」的傳聞事件頻傳。

2016年謝淑薇、林怡君、戴資穎等事件爆發後,外界指責單項協會照顧不週的聲浪高漲,促使「國民體育法」大翻修,並在2017年8月31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正式啟動單項協會改革,讓各單項協會在財務管理、人事、選訓制度上更為透明。

但「國民體育法」修法、單項協會改革後,並不代表問題都解決了。羽球好手戴資穎於2018亞運摘下金牌後,在臉書上抱怨,協會在住宿安排上不周延,體育署隨即出面表示會了解改進,如今在亞運賽事住宿問題上,已有明顯改進。

此次莊智淵與教練蔣澎龍鬧不合,其實也是桌球界公開的秘密。莊智淵近日在臉書上公開直指蔣澎龍長期針對他,並舉例認為蔣澎龍對於自己指導的選手林昀儒明顯偏愛,讓他感到無奈。莊智淵同時抱怨國家隊「沒有利用價值就丟掉」的態度,讓他覺得非常不被尊重。

有實力說話才有份量 選手無奈

在台灣,在實力夠的選手往往說話也才夠份量,加上面對亞奧運等級的國際頂尖賽事,既有的制度之外,往往也會因每一次不同的狀況而允許有「彈性」更改做法來因應,這樣的做法對不對,見仁見智,往往以結果論定。

像是2004年雅典奧運,為我國寫下雙金歷史紀錄的朱木炎、陳詩欣,賽前也有一段「內幕」。當年因為另一位選手黃志雄願意退讓,改參加不同量級賽事,讓朱木炎有機會一舉奪下金牌;陳詩欣原本不在培訓選手當中,也是當時體委會破格徵召,在當時同樣引起非常大的爭議,最後因為陳詩欣捧回金牌,如今外界看這段過程,多以「正確決定」來看待。

2015年桌球協會籌組2016里約奧運桌球代表隊時,原本依照桌球協會「特別法」規定,選手必須打全國排名賽才能進入國家代表隊,但當時打全國家排名賽時,陳建安因為受傷無法參賽,體育署就透過選訓會議,刪除這項特別法,讓陳建安能夠有足夠的休息,這項決議當時也遭到外界砲轟不公平,但因為隔年陳建安順利在國際賽事順利拿下里約奧運參賽資格,這樣決議如今也沒人有意見。

面對亞奧運層級的大賽,體育署的立場與任務就是組成最強代表隊出賽,在這樣前提下,有些制度必須維持,但考量拿到參賽門票優先的情況下,「破例」或是「彈性」的機制也被允許,甚至認為有其必要。

在這樣的大環境氛圍下,選手談論公不公平,有時被迫以實力說話,有了「台灣之光」封號,任何批評建言,總統都會重視;沒有實力當靠山,即使吃悶虧,也只能摸摸鼻子「相忍為國」,這也是身為運動選手最無奈的地方。

(本文轉載自中央廣播電台)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