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對不為起訴處分該由監察院來監督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對不為起訴處分該由監察院來監督嗎?

2019-05-16 10:40
由人民隨機選出來組成檢察審查會(檢審會),以對檢察官不為起訴的處分進行監督。如此制度的最大好處,就是避免人為操控,並讓人民的意見進入司法體系,以能達成真正的自律。圖/民報資料照
由人民隨機選出來組成檢察審查會(檢審會),以對檢察官不為起訴的處分進行監督。如此制度的最大好處,就是避免人為操控,並讓人民的意見進入司法體系,以能達成真正的自律。圖/民報資料照

檢察官陳隆翔,於5年前偵辦彰化縣曲棍球協會詐領公款案,遭監察院以漏未論斷侵占及盜用公印文等事實而加以彈劾,引發檢察體系譴責監察院假調查之名,卻行干涉個案之實,箇中曲直,勢得由職務法庭來釐清。惟針對檢察官的緩起訴或不起訴處分,只能靠監察院來監督嗎?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56條第1項,告訴人於接受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書後,七日內可向上級檢察長聲請再議,以來決定案件是否要重新偵查或起訴。若再議遭駁回,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第1項,告訴人也可委任律師向法院提起交付審判之訴。而案件若無告訴人,於因犯罪嫌疑不足致不起訴或為緩起訴處分者,依刑事訴訟法第256條第3項,檢察官必須職權再議,以防止不起訴權遭濫用。

惟再議制度,畢竟是基於檢察一體的自律,能抑制檢察權的作用,實相當有限,這可從再議有理由的比率約一成到二成間,看出端倪。既然如此,就只能寄望交付審判之訴,以讓法院來抑制檢察權。但問題是,聲請交付審判能成功的比例更低,恐僅為百分之一,這除了裁定有理由等於法官為自己多增案件負擔的道德風險之因素外,就是法官與檢察官,無論教育、養成與待遇皆相同,故形式上是他律,但實質上也還是同溫層的自律審查。

監察委行使職權予人政治聯想

在現行監督檢察官不為起訴的機制,似都難發揮效用下,由監察院對檢察官為糾彈,似就為必然。只是根據憲法增修條文第7條第2項,監察委員乃由總統提名、立法院同意,任期六年且得連任,如此的產生制度,能否保證監察委員獨立行使職權,必然有疑問。尤其此次彈劾檢察官事件,提案的兩名監委加上贊成的六名監委,全數是由現任總統提名,而反對的五票也全數是由前任總統所提名。如此的票數分布,就算監察院內部無有意識的聯合,卻不免讓人有太多的政治聯想。

也因此,對於檢察官不為起訴處分的抑制,似就得找尋更客觀的機制。而法務部於前年司改國是會議後,沿襲日本二戰之後,脫胎於美國大陪審團的作法,即由人民隨機選出來組成檢察審查會(檢審會),以對檢察官不為起訴的處分進行監督。如此制度的最大好處,就是避免人為操控,並讓人民的意見進入司法體系,以能達成真正的自律。

人民參與監督不為起訴處分

不過,關於檢審會該置於何機關之下、如何保證其能公正行使職權及實際運作方式等等,當然有待進一步討論與具體配套制度的建立。又目前也生爭議的法官、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外部委員之產生,因有立委主張必須是長期參與司法改革、人權、公益或弱勢團體者,才具有被選為評鑑委員的資格,如此的限制,目的當然在防止法務部與司法院的專斷與選任。只是條文所列長期、司法改革、人權、公益等字眼,極為空泛與不確定,實與社會公正人士,僅有五十步與百步之差。這些資格由誰來認定?又由誰來推舉或遴選?若是限定某些團體來推舉,難免讓人有量身定做之感,更重要的是,若最終決定權還是法務部、司法院,如此的修法也僅具有宣示意義。

故若真要使檢察官、法官評鑑委員會具有外部性,就不應該讓其中的委員,尤其是所謂社會公正人士,由哪一個機關或個人來恣意選出。若果如此,就應由任何民間團體來推舉人選,並在列冊後,於具體評鑑個案裡隨機抽選,以避免人為操控。或許更該思考,司法院正推動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實不應只限於刑事審判,類如檢察官、法官評鑑委員會的外部委員,也應從公民中隨機選出,並經由一定的篩選程序,以來保證其公正與公平性。這絕對是實踐司法民主化相當重要的一大步。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