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 烏克蘭是台灣的鏡子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 烏克蘭是台灣的鏡子

 2019-06-11 14:30
烏克蘭從不以為隔壁的俄羅斯具有危險,這也是最根本的文化認同危機,而台灣在長期中國教育下,對「中共國」的威脅缺乏危機意識這才令人擔心。示意圖/取自Pixabay
烏克蘭從不以為隔壁的俄羅斯具有危險,這也是最根本的文化認同危機,而台灣在長期中國教育下,對「中共國」的威脅缺乏危機意識這才令人擔心。示意圖/取自Pixabay

美中貿易戰爭高關稅衝擊之下,一位從事電子企業台商為了回台灣,企圖把90億台幣的投資款匯回,多次被老共刁難,並強行徵收30%的企業所得稅、10%匯兌手續費,回到台灣金額只剩下60億台幣,這位台商回台後大罵 「遇到土匪」。這就是所謂「中台一家親」,老共「惠台政策」的最佳樣板。

其實老共不只是搶錢的土匪還是綁匪。6月9日香港一百多萬人走上街頭,抗議中國的引渡條款,這個條款就是光天化日下的綁票合法,即便平常不關心政治的港人也人人自危。這場「反送中」運動,是雨傘活動以來更大的運動,聚集人數創下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紀錄。當夜,200多位學生包圍立法局,警方以催淚彈強勢驅離,並當場逮捕200多人。預計12日立法局開議,法案進入二讀,香港人權團體必然還會有更大抗議動作,是否可以擋下法案,仍然是未定之天。

香港人知道 ,只要這個條例通過,「一國兩制」宣布告終,北京已經奪走香港選舉權,現在最後的司法權也被沒收,「一國一制」進入香港,而這個法案所影響,不只是港澳台,更影響全世界,言論自由喪失和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任何一位被老共討厭的旅客,在香港都可能被逮捕,就算只是在機場的轉機時間,也無法逃避監控,依據這條法律,港警無須等你入境,你就可能失去自由,而且直接被綁架到中國黑牢。

百萬港人反送中 台灣韓粉想投共?

今年,剛逃離香港的銅鑼灣書局老闆林榮基說 ,「香港百萬人群聚街頭,反對中國惡法,但是,台灣人卻聚集在一個喊口號很厲害,願意接受『一國兩制』,心理要把台灣送給中共的草包政客」,林榮基說 ,「我無法理解,台灣人腦袋到底怎麼了?」

其實林榮基並不懂台灣。基本上,台灣的社群結構和香港並不一樣,或者說 ,香港和台灣唯一相似的就是容易被騙,「馬照跑、舞照跳,50年不變」,欺騙了香港,現在正在騙台灣。

中英鴉片戰爭後,香港在港英政府治下,是最早享受民主、法治、人權的地方,二戰後台灣還在威權統治之下,當時台灣人還羨慕香港人的言論自由,或者說 ,經過百年的英國法治教育,香港人已經具有英國人氣質,但是台灣不同。台灣在戰後成為民族自決,解殖運動的脫隊者,很不幸,台灣又變成流亡來台的國民政府殖民地,所以香港雖然在戰後拒絕民族自決,卻已經基本享有民主人權法治,並且在意識形態上,和中國逐漸疏遠;而台灣的遭遇剛好相反。在國民黨統治下,台灣人被強行殖入「舊中國」的國族符碼,只知中國,不知台灣,結果造成今天台灣社會上,國族認同的衝突危機,嚴格來說 ,台灣的民主實施只是短短30年,所以,台灣更像今日烏克蘭。

1990年,烏克蘭在蘇聯解體後,很快恢復過去獨立國家的身分,並且努力向西方的歐盟靠攏,可惜,烏克蘭缺乏波羅地海三小國的謹慎,在獨立後立即對境內已經被俄羅斯化的文化語言進行轉型,讓烏克蘭文化取代俄羅斯深入土地。而這個尚未進行的動作,卻是俄羅斯「無聲入侵」破口,也就是今日烏克蘭的致命傷。台灣的情況也是如此,「紅色無聲入侵」公然進行,傳媒的紅色代理人理直氣壯,宣揚「中國偉大崛起」、「台灣應該被中國併吞」,打著民主大旗,企圖摧毀台灣的民主自由。

2014年克里米亞在俄羅斯的煽動下,境內占70%多數人口的說俄語公民,自認是俄羅斯人,走上街頭,要求舉行脫離烏克蘭公投,結果在俄羅斯軍隊保護下,克里米亞的脫離烏克蘭公投順利成功,克里米亞一轉身,立刻加入俄羅斯獨立國協,成為俄羅斯一部分,烏克蘭政府對公投結果提出抗議,也導致俄羅斯被美國經濟制裁直到現在。

烏克蘭內部出現認同危機

除了克里米亞以外,目前尚在戰爭狀態的烏克蘭東部頓內次克,以及位於俄南的盧干斯克,這兩個地方也是俄語區,人口比率上俄羅斯人比較多,這兩區的游擊隊自行宣告獨立,並以武力佔領烏克蘭政府單位,與烏克蘭政府軍爆發戰爭,5年下來烏克蘭戰火未斷,目前統計 ,烏克蘭政府軍方面,有六萬名軍人死於戰場、4000人自殺,並導致8萬名逃兵,波及一架馬航民航飛機被擊落。烏克蘭政府分析 ,蘇聯崩解後,俄烏之間已經長期和平,缺乏戰爭危機意識,人民更無法排除心理上相互同情的因素,因此,很多軍人只好以自殺逃避戰場。

如果要勉強類比,烏克蘭的東部頓內次克就像台北,俄羅斯南部盧干斯克就像高雄,這兩地正在親近民主歐盟或親近俄羅斯之間搖擺不定,這才是國家認同的危機。

親中國?或者親台灣?國家認同危機,是台灣最大麻煩,如同烏克蘭一樣,烏克蘭政府覺醒已經太慢,今年4月21日喜劇演員澤倫斯基當選總統,過了四天,四月25日,親西方民主歐盟的波羅申克主導之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國會以278票多數,壓倒性通過「烏克蘭語法案」,這個法案的目的,就是強化國家認同,依據這項法案 ,電視和電台必須維持 90%的說烏克蘭語節目,報紙或雜誌,書籍等出版品,必須維持50% 的烏克蘭語,烏克蘭政府終於知道 ,「語言是國家認同的基礎」。

但是,這項法案立即遭到俄羅斯的抨擊,認為烏克蘭大搞種族歧視,違反當年脫離蘇聯所訂下的「明斯克協議」,准許俄羅斯語區,有使用俄語的權利,可是從反方面來看 ,如果烏克蘭不阻擋俄羅斯的國族認同,最後的結果必然是大國欺負小國,烏克蘭將持續分裂,無法確保獨立自由。

根據調查 ,烏克蘭獨立後,在家說烏克蘭語約有46%,但是,公眾場合超過50% 說俄語,烏克蘭也從不以為隔壁的俄羅斯具有危險,這也是最根本的文化認同危機,而台灣在長期中國教育下,對「中共國」的威脅缺乏危機意識這才令人擔心,甚至有一天被不良政客煽動,會重蹈烏克蘭後塵,陷入內戰。

依照美國政治學者山繆爾杭丁頓的理論 ,國家認同有六個條件:語言、族群、政治體制、意識信念,社會生活、宗教信仰。免強看來,台灣和中國只有語言普通話一樣,另外五個條件政治體制、宗教、社會生活習慣、族群、意識形態完全不匹配,這樣的兩個國家融合的結果,必然是大衝突、大災難,那些主張台灣應該被中國併吞的傻瓜政客,是否想清楚了這一點。

雖然老共強力宣揚台灣是漢族移民後代,作為必須併吞台灣的說帖,但是,越來越多的考古證明 ,台灣人是平埔後裔漢化結果,所以兩地的族群不同,血緣不同,早期在台灣的墾殖者,和戰後移民來台的中國人,就算在這塊土地產生融合,也創造出不同與中國的特殊文化,兩地更是不同的族群,不能以同文同種而論之,只靠語言就要塑造國家認同,最後就是一場惡夢而已,而台灣為了自我保護,「去中國化運動」,也更加迫切了。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