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一所哈佛大學,二位羅斯福,三個中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一所哈佛大學,二位羅斯福,三個中國

《幻想中的新中國》讀後淺談

2015-10-02 18:45
作者:James Bradley
譯者:
出版社: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出版日期:2015-04-21
官方網址:

台灣建立正常國家的條件是,自力更生,衆志成城――求助前,必先能自助。這是讀者讀此書,比較二位哈佛羅斯福總統「日本關係」脫亞入歐的成功和「中國關係」遊説募款的失敗,應會得到的啓示。

王泰澤(化學博士)導讀:《幻想中的新中國:美國插足亞洲不爲人知的歷史災禍》(The China Mirage: The Hidden History of American Disaster in Asia)緒言和十三章,各有一簡短引言,讓讀者先了解全書内容取向。我先翻譯介紹引言,並附加各述説者的簡介如下:

緒言:「日本對亞洲國家未來的政策,應該類似美國對鄰國的政策……在亞洲提倡『日本門羅主義』將會消除歐洲侵占亞洲的誘惑,而日本將被確認為亞洲國家的領導人。」――老羅斯福總統(Theodore Roosevelt,1858-1919;美國第24任總統,哈佛大學畢業,二任總統任期1901-1909)

「一個多世紀以來,中國人民的想法和目標,一直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的人民,都更接近美國人――有同樣的偉大理想。中國在過去不到半世紀以來,已經成為世界上偉大的民主國家之一。」――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 Roosevelt 1882-1945;美國第32任總統,哈佛大學畢業,三任總統任期 1933-1945)

第一章: 舊中國,新中國

「中國永遠無法從內部自行改革。中國多方面的需求……只能從(西方)基督教文明獲得完整永恆的滿足。」――明恩溥牧師  (Arthur Henderson Smith, 1845-1932,在華傳教士,住中國57年。最早建議美國退還庚子賠款)

第二章: 贏得領導人;贏得中國

「中國人可成爲好的基督徒,不是因為他們能從遵奉一種信仰隨意改奉另一種信仰,而是,對發揚於另一悠久民族的基督教行善恕道(Golden Rule),中國人可很自然接受。」――賽珍珠(Pearl Buck, 1892-1973;住中國近 40 年,美國小説家,《大地》得 1938 年諾貝爾文學獎,也鼓舞美國民間對蔣宋建立基督、民主中國的殷切寄望)

第三章: 亞洲的日本門羅主義

「日本正在幫我們打我們的仗。」――老羅斯福總統 (Theodore Roosevelt,見緒言)

第四章:高貴的中國農民

「第一次基督教禱告傳到中國時,就是最自感低卑的農民也會即時明白,『我們在天堂的上帝』像是他自己的心聲…中國已經開始了一個巨大的變革…受基督福音感召…他們在大危機中,發現了他們所需要的人…亞洲最偉大的軍事家,亞洲最精明的政治家,美國的朋友:蔣介石。」――盧斯(Henry Luce, 1898-1967,傳教士家庭,出生於中國,報業巨頭,創辦《時代周刊Time》《生活畫報Life》等舉世聞名的雜誌。極端反共,與宋子文中國遊説團同夥,竭力在媒體上虛構蔣介石中國戰時領袖的形象)

第五章:中國遊説團

「蔣介石與蔣夫人和孔(祥煕)宋家族,所有人,全都是賊,包括他夫人和他在內。」――杜魯門總統(Harry Truman, 1884-1972;第34任總統,二任任期 1945-1953。無大學學位。1944年當選副總統,82天後,因羅斯福病逝,接任總統。五個月内大事:聯合國成立,德國投降,日本投降,1945二次大戰結束。派馬歇爾調停中國内戰,失敗。1950年韓戰開始)

第六章:頭號自作聰明人物*的新中國

「美國至今對付蔣(介石)處理得非常糟糕。他們對蔣的勒索手段,毫無警覺。」――毛澤東(1893-1976;幾次想與羅斯福總統交好,敗於當時蔣宋遊説成功,美國朝野對中國實際情況懵昧無知,一味護蔣)*自作聰明人物,指Henry Stimson,見下章。

第七章:華府策士們

「中國的主要需求,不是外國需要幫助她,而是,外國應停止幫助她的敵人。」— 史汀生(Henry Stimson, 1867-1950;耶魯、哈佛大學畢業。律師、外交官。曾任1911-1913戰爭部長,1927-1929菲律賓總督,1929-1933國務卿,1940-1945戰爭部長。擁戴中國遊説團的頭號護蔣人物。)

第八章:美國官方秘密執行的亞洲空戰

「在中國境内擊敗日本,不成問題。一個規模小小的――小得在其他國家戰場會被認為是滑稽可笑的――空軍,就可擊敗日本。我若有真正的授權來指揮這樣的空軍,我有自信能在中國崩潰日本。」――陳納德寫給小羅斯福總統的信(Claire Chennault,1893-1958,晚年離婚,娶陳香梅。美國失意空軍,被蔣介石物色來華,組織飛虎隊。蔣介石一生感恩不盡,在台灣建立他的紀念銅像)

第九章:石油戰策

「支持美國反對日本,是國民政府的唯一生存希望;因此,左右美國媒體至關重要。他(指魯斯,見第四章)認爲記者必須不擇手段,欺騙媒體、謊報、說服美國:中國和美國的未來,同歸抗日。這是中國政府唯一的戰爭策略。」――白修德,中國信息產業部顧問(Theodore White, 1915-1986,新聞記者、歷史家。受僱魯斯的時代雜誌,以中國戰地記者著稱。後因堅信中國内戰將會爆發,而蔣介石會一敗塗地,戰地報導刊登前多被編者竄改,遂與時代雜誌離異。他也被戴過共產黨的紅帽子,因此避居歐洲繼續寫作。「平反」後,出版《總統當選的成功因素》(The Making of President)。1972年尼克森總統訪問中國的隨身記者。

第十章:麻木的領導

「太平洋戰爭是一場本來不需要打的戰爭。」托蘭(John Toland, 1912-2004,威廉學院畢業,耶魯大學肄業,參戰二次大戰。歷史學家,作家,著有《希特勒傳》、《大日本帝國興亡錄》等鉅作)。

第十一章:天命

「我們正在抛棄一個能夠、而且願意和我們並肩挽救民主的民族。」――賽珍珠「當美國人民有一天終於知道真相,他們將會怎麼說?」――史迪威將軍

(General Joseph Stilwell, 1883-1946,美國西點軍校畢業。四星陸軍上將。深愛中國,懂中文,熟民情,於1911革命年初次到中國,曾經在天津(1926-1929)和北京(1935-1939)服務。二戰期間在中國任駐華美軍司令,中緬印盟軍戰地司令等職。後與飛虎隊陳納德與蔣介石戰略意見不和,被調回美國(參見Stilwell and the American Experience in China, 1911-1945,by Barbara W. Tuchman, Macmillan Publishing, 1970)

第十二章:誰輸掉了中國?

「誰輸掉了中國?」――麥卡錫參議員(Joseph McCarthy, 1908-1957,天主教徒,二戰服役美國海軍陸戰隊1942-45。共和黨參議員1947-1957。從1950年開始,冷戰引發公眾害怕共產主義顛覆,他登高一呼,說有大量共產黨員、蘇聯間諜和同情者藏在美國聯邦政府和其他地方,從此麥卡錫主義風聞臭名。最終,他無中生有的白色恐怖黑名單指控,讓他被美國參議院以67對22票通過對他的譴責)

「我不要輸掉越南。我不願在我當總統任内,看到東南亞和中國一樣淪陷。」――強生總統(President Lynden B. Johnson, 1908-1973,二戰 1941-1942服職美國海軍少校軍官。甘迺迪總統遇刺後,他以副總統的地位繼任總統二年,參選復任四年,任期六年1963- 1969。任内内政功績斐然,簽署民權法並賦予黑人選舉權,教育援助,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美國人至今受益。但是他讓美國積極介入越南戰爭,隨著越戰的拖延,聲望持續下降,導致他1968年被迫放棄競選連任)

第十三章:中國幻影

「如果美國於1945年已經能夠…擺脫她的一些中國幻想,了解中國的情況,並採取對美國自身有利的務實政策,韓戰和越戰可能永遠不致發生…也不會仍然面對至今無法解決的台灣問題…而毛澤東若以不同方式取得主權,不被西方敵對孤立,今天他的中國可能今非昔比,會是一個全然不同的地方。」――謝偉思 (John Service,1909-1999;生於中國四川成都,傳教士家庭,就學上海美國學校,後囘美國,進俄Oberlin學院。1933年重返中國,任職外交官員,至1945年囘美國。結交周恩來,是美國白宮的擁毛派,對蔣宋中國遊說團極不以爲然。後在麥卡錫「清查美國政府中的共產黨」活動中,以同情共產黨之名遭到起訴,後判無罪。在尼克森1972年破冰訪問中國之前一年,再度受周恩來邀請訪問中國)

以下是我讀書後的感想。題目〈一所哈佛大學,二位羅斯福,三個中國〉分別如下:

一所哈佛大學,指美國最有名的私立大學。二位羅斯福總統,指老羅斯福總統和小羅斯福總統。二位總統年紀相差24歲,任職前後相差32年。三個中國,指國民黨的中國,共產黨的中國,和一個世紀以來讓美國政府及民間幻想的基督、民主中國,也就是書名《幻想中的新中國》。

哈佛大學的畢業生,精英校友有崇高的學術地位,對美國國際政策一向舉足輕重。兩位哈佛畢業的羅斯福總統,在亞洲動亂的不同時期,分別結交來自日本的金子堅太郎與中國的宋子文二位哈佛校友,私相授受,影響二十世紀的美國亞洲政策至深且鉅。

然而,時至今日,一個美國夢寐以求的基督、民主中國(中華民國),成了無神、極權專制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一個亞細亞孤兒福爾摩沙台灣美麗島,成了流亡極權國民黨政府的囊中物。美國對中國政策,失策連連,所留劣績,至今二十一世紀初,依然剪不斷理還亂。

第26任老羅斯福總統,二任總統期間1901-1909,正值日本明治維新開始後半世紀。這之前,日本德川幕府内憂外患,鎖國内政衰弱腐敗,民憤四起;加上美國海軍威脅(Commodore Mathew Perry 黑船事件,1853),被迫洞開門戶,簽訂親善通商條約。日本明治天皇帶領有識政要,痛定思痛,及時見風轉舵,脫亞入歐。慶應大學創校校長福澤諭吉(1835-1901)《脫亞論》及其他著作,振奮民心,風行一時。日本自力更生,只經過半個世紀,儼然已成西化軍事工業強國,鶴立鷄群,傲視亞洲。

日本躍居世界列強,有二勝戰功績:日清戰爭和日俄戰爭。

日清戰爭是1894-1895年,在朝鮮半島、遼東半島、黃海一帶的第一次中日戰爭(甲午戰爭)。日本戰勝後,留學英國回國肩負首相重任的伊藤博文(1841-1909),即要求清廷(派李鴻章等人)在日本馬關簽訂條約,賠款、割地(包括清廷永遠割讓台灣、澎湖)。在此戰役,日本基本上完全摧毁了滿清王朝的軍事與經濟力量,中國青年受到鼓勵,留學日本,間接學習西方文明。所以,日本海軍這次勝利,爲後來孫中山及其他革命團體創造了革命勝利的先決條件。

十年後,另一日本強兵黷武的日俄戰爭(1904-1905),才與本文的「哈佛校友說」直接聯上關係。

日俄戰爭的時代背景是,美日兩國急欲防止沙皇東侵中國東北滿洲及朝鮮。日本小國,自揣資源有限,無法直搗俄京,全面與沙皇作戰,戰略改以突襲東岸滿洲旅順港俄皇海軍,計劃局部戰贏後,乘勝和解。所以日本備戰時,即已商定美國老羅斯福總統,到時為協調日、俄和解的最適當人選。實際行事最大的外交依靠則是伊藤首相的秘書金子堅太郎(1853-1942),他與羅斯福總統有哈佛校友情誼。

以是,戰前伊藤即派金子堅太郎前往美國,私下告知羅斯福總統日本計劃。金子並在戰爭期間居留美國,運用哈佛校友會組織和媒體,廣爲宣傳,獲得美國民間同情與贊助。預期果然實現,羅斯福在1905年7月2 日宣佈日俄雙方願意停戰,協調了日、俄停戰並簽訂《樸資茅斯條約》,甚至設法讓日本取得朝鮮的統治權。害得朝鮮末世皇帝高宗,拿著一張與美國簽訂的保護條約,投靠無門,直跳腳。日本人成了近代大規模戰爭中首次打敗洋人的東方人。

國際爭端與收場,是可以這樣通過校友交情,暗地裡預先計謀的。

第32任美國總統小羅斯福的「中國關係」,其時代、人事背景,和26任總統老羅斯福的「日本關係」不同。老總統時代,「日本關係」主要起因於日本明治維新,富國強兵。小總統時代,「中國關係」的開端之一是:小總統外祖父Warren Delano曾在中國進口鴉片,營商致富,因此很自然的,總統從小對中國頗感親切。

二是,清朝海南島有一客家人,本名韓教凖(1863-1918),過繼舅父,改名宋嘉樹,十五歲來美國東岸打工,因緣際會,受美國南方美以美教會(Southern Methodist)提拔資助,並皈依主。先就讀北卡Duke大學,後轉學到南方美以美重鎮,田納西Nashville市的Vanderbilt大學完成神學學位,受洗命名Charlie Jones Soon,後慣稱Charlie Soong(筆者1986-1987曾在此大學休假研究一學年,對此「中美關係」,一無所知)。他回中國,傳教經商,主要以廉價勞工、大量出版made in China的聖經等宗教書籍,成了巨富,以後成爲孫中山的革命夥伴和幕後大財主。

美國樂得有第一位中國本地人Charlie Soong在中國傳佈基督福音,自此與宋家關係自然密切。Charlie Soong育有三男三女,其中宋靄齡,宋慶齡,宋子文和宋美齡,自幼留學美國,名聞中美。

宋子文畢業自哈佛大學,成了同是哈佛畢業的小羅斯福總統的親信,此與老羅斯福總統與日本金子堅太郎的關係相似。不同的是,當時日本和中國的國内狀況:日本已經是歐化強國,極受美國重視;而中國國内軍閥割據,四分五裂,蔣宋靠著虛晃基督、民主,博取美國歡心,獲得美援鉅款。

基督、民主中國,是美國小羅斯福總統對亞洲現代國家的願景。他經過校友宋子文、美妙才女宋美齡,以及後來多位哈佛畢業的美國校友組成的中國遊説團(China Lobby),插足亞洲政策。遊説團爭取到的大量資金,幫助的是蔣介石委員長(宋靄齡的妹婿)、行政院長孔祥煕(宋靄齡的丈夫)、財政部長宋子文(宋靄齡的弟弟)。除了孫中山遺孀宋家次女宋慶齡,因感念蘇俄資助先夫革命而追隨毛澤東以外,強勢管家婆宋靄齡的家天下,在中國當時的混亂社會,不假公濟私,玩弄權術,不中飽私囊,瞞上欺下,也難。難怪後來時過境遷,好景不長,被杜魯門總統吐槽,說蔣宋全家都是賊。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太平洋聯軍統帥麥克阿瑟授權給蔣介石集團代表聯軍來台灣接收。麥克阿瑟和宋子文中國遊説團同是一幫人。接著,在剛成立的聯合國,美國也支持蔣政府代表中國,成爲創會國與安全理事會常任會員國之一。爲此,本書作者James Bradley不禁感嘆,爲何被日本統治五十年的小小島嶼台灣,可以代表世界龐大古老國家的歷史、文化、和民情?書中斷言,若美國不一心一意培植幻想的宋蔣基督、民主中國,歷史改道,就不會有韓戰,不會有越戰,也不會留下一個至今還不明不白,不能解決(筆者語)削足適履「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的問題。

這本書主要寫到國共内戰結束,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時,所以也記錄了敗戰的國民黨政府流亡台灣之前,在1947年二二八強取豪奪、屠殺無辜、慘不忍睹的歷史。

很多年來,筆者常有感觸,爲何愛好自由民主的美國,七十年來無視台民受盡國民黨政府的欺壓?二二八、白色恐怖、高雄事件…無一次美國願和台灣人民站在同一邊,譴責國民黨。原來,美國始終冀望中華民國奠定亞洲基督民主的領導地位。我們不也聽到,台灣人努力獲取的民主碩果,可以用來感化對岸去惡從良?可見美國的夢幻,終極目標至今依然是中國,不是台灣。

台灣,妳沒有宋子文的學歷、財力和雇用美國高官組織遊説團耍弄美國總統的能力;妳沒有宋美齡的姿色和才氣,芳臨美國國會演講,能使議員心感悲痛;妳也沒有蔣介石口蜜腹劍,1926年7月與共產黨接受蘇俄資助,成立統一戰線,共同領軍北伐,只隔八月,就決定計劃休妻另娶宋美齡,在隔一月就反目剿共,光在上海,就屠殺二、三十萬共軍(頁101-103)。台灣,妳在美國的眼裏,在世界的政治舞台上,妳算老幾?誰理妳?

台灣建立正常國家的條件是,自力更生,衆志成城――求助前,必先能自助。這是讀者讀此書,比較二位哈佛羅斯福總統「日本關係」脫亞入歐的成功和「中國關係」遊説募款的失敗,應會得到的啓示。

作者--王泰澤博士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