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既合作又抗衡 澳中關係詭譎多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既合作又抗衡 澳中關係詭譎多變

 2019-12-03 17:57
澳洲與中國關係近來日益緊張,然而兩國在經貿產業上的相互依賴程度頗深。
澳洲與中國關係近來日益緊張,然而兩國在經貿產業上的相互依賴程度頗深。

澳洲媒體近日爆出疑似中國間諜投誠澳洲的消息、再加上澳洲籍中國作家楊恆均遭北京逮捕等,讓原本已緊張的澳中關係迅速升溫;此外,澳洲最新公佈成立高層反間諜小組,也被認為劍指中國,使得詭譎多變的澳中關係未來將如何發展備受關注。

澳中經貿關係密切 政治歧異愈見緊張 

澳洲與中國關係近來日益緊張,然而兩國在經貿產業上的相互依賴程度頗深。根據統計,中國是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澳洲則為中國的第六大貿易夥伴;在佔澳洲第三大出口業的國際教育上,澳洲相當仰賴中國學生,其在所有國際學生中佔比38.3%;另外,中國也是澳洲最大的煤炭及奶粉輸出國,兩國經貿關係之密切由此可知。

不過,澳洲政府近來公開反對中國在南海和新疆問題上的作為;去年更以網路安全為由,禁止華為參加5G網路建設。另外,澳洲去年制定了反外國干預法,2日更成立一個高層反間諜工作小組,以對抗外國的干預行動,被認為明顯針對中國而來。

事實上,今年2月曾傳出中國因華為被禁,而也禁止購買澳洲煤炭做為報復,而澳洲是中國最大的煤炭交易國。不只煤炭,中國商務部去年底也曾對澳洲大麥做出反傾銷調查,讓大麥進口受到干擾。而對於澳洲媒體有關中國間諜與中國滲透的報導,中國外交部則批評是部份人士在「抹黑中國」,損害兩國交流合作。

英國廣播公司(BBC)分析認為,中國在處理對外衝突時,經常以政治手腕來影響經貿,與澳洲關係便是一個鮮明的例子;而儘管兩國經貿關係密切,尤以澳洲在經濟上仰賴中國甚深,但近年兩國在政治歧異愈深下,關係不斷緊繃。

無法與中劃清邊界 澳洲內部看法分歧 

紐約時報中文網則指出,許多國家都未能跟對自由帶來威脅的專制大國劃定明確邊界,這的確是各國面臨的難題,但「在澳洲尤甚」。

事實上,澳洲內部對於中國議題也常有所激辯。印度外交部與印度智庫「觀察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一篇專文指出,在先前澳洲媒體做出中共在澳洲抹滅不利中國的輿論、以及利用政治獻金影響澳洲政壇的報導後,儘管澳洲部份人士對此表示讚賞,但也有批評聲浪,認為相關指控應有詳細事實支撐;有人甚至直指這是種族歧視。

墨爾本大學(University of Melbourne)專門研究澳洲政治資金流向的學者泰姆(Joo-Cheong Tham)就提出看法說,「為什麼祖先或是出生國在『中國』的政治捐助者會被認為具有特殊意義,然而其他政治捐助者卻不被這麼認為?」

澳前財長:鼓勵中國參與但非主導

對於澳洲來說,如何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保持警惕、但同時又保持其作為多元國家的形象,已成為眼前最大的挑戰。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戰略研究教授、前情報官員休·懷特(Hugh White)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這已成為無法迴避的問題...我們低估了中國的實力增長速度。」

澳洲前財長吉亭(Paul Keating)在接受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專訪時則認為,隨著美國與區域國家建立合作關係之際,應該鼓勵中國積極參與區域合作而非統治區域。他表示,澳洲仍有選擇,但不能忽視或低估,在世界歷史上正發生一場最大經濟轉變的重要性。他也認為在未來的30年中,澳洲將需要與兩個大國-美國和中國繼續打交道。

與日本處境雷同 日經:澳可與日看齊 

不過,澳洲洛依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則分析指出,在應對中國議題上,澳洲可以不必過度親中,應該與同樣身為美國民主盟友、經濟又極度仰賴中國的日本看齊。

日本在2012年遭到北京孤立,首相安倍晉三遂加強投資並援助印度和東南亞;此外,日本近來與美國合作涉入南海事務,即便中國頻頻對此警告;在外交上,安倍努力地跟美國靠攏,確保自己受到美國的重視。

澳洲近年來也走向與日本相似的道路,試圖在南太平洋區域建立影響力、加強與東南亞的發展關係,並加強與川普站在同一陣線。

「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認為,日本致力與亞洲其他國家發展關係,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巨大資本;坎培拉當局也可效法日本,在美國與中國兩大區域強權之間,與亞洲以及太平洋區域其他國家發展多邊關係,以應對中國在澳洲與區域間的巨大影響力。

(本文轉載自中央廣播電台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