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溫柔革命/給女人一個「好孕」的理由 生產紀錄片12歲下禁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溫柔革命/給女人一個「好孕」的理由 生產紀錄片12歲下禁看?

生產應該被正面、正常的看待,《祝我好孕》被分為「輔12」級,凸顯電影分級制度荒謬及社會對「生產」扭曲及封閉的態度

 2016-12-22 08:13
蘇鈺婷(左)和陳育青兩位女導演,花4年時間完成《祝我好孕》紀錄片。圖/郭文宏
蘇鈺婷(左)和陳育青兩位女導演,花4年時間完成《祝我好孕》紀錄片。圖/郭文宏

【編按】還記得,2008年中國特使陳雲林來台時,拍攝抗議畫面、卻遭警方逮捕,最終,把這段過程拍攝成《公民不服從》紀錄片獲獎無數,控訴當國家機器形同暴力時,請給民眾一個「服從的理由」那名「小平頭女子」嗎?

她是陳育青,那部影片中,即橫跨了她2次生產過程,這次,她與另一位上個月才當母親的獨立影像工作者蘇鈺婷,直接就把鏡頭對準了婦女生產,聯手完成一部溫柔生產紀錄片《祝我好孕》。影片「孕育」了4年,原本寄望由最真實、自然的生命誕生及女性追求生育自主的過程,消除生產予人恐懼、血腥的刻板印象,讓影片重新賦予生產正面力量,成為生產教育及生命教育的素材。

不料,該片儘管奪得「2016新北市紀錄片獎優選」,卻被文化部援引「對12歲以下兒童的行為或心理有不良影響之虞」,列為「輔12級」,孩童禁看。不僅凸顯影片分級制的荒謬、更反射出社會對「女性生產」隱晦封建的態度,其實正是國內將生產醫療化的根結,也是女性追求自主生產之路的困境。這一次,她們替台灣女性問:請給我一個「好孕」的理由!

「一個肚皮上可以放幾隻手呢?」溫柔對話拉開《祝我好孕》紀錄片的序幕,過去,談到女性生產的過程,「醫院」與「疼痛」的畫面躍現腦海,《祝我好孕》翻轉生產既有的可怖印象,想傳達的是,生產不只有血淚,是有感動與歡笑的。

導演之一的陳育青說,當初台北市推出一個口號叫「祝妳好孕」,身為女性,應該自己祝自己好孕,因此有《祝我好孕》片名的發想。

一頭俐落短髮,說話有點靦腆,骨子裡卻是勇於挑戰現況、嘗試不同事物的新女性。陳育青高中念的是復興美工,喜歡畫畫、也愛戲劇。畢業後,曾待過出版社、設計公司,又到報社當美術編輯,並加入台灣新聞記者協會,開始接觸採訪寫作,並在記協的刊物固定撰稿。

陳育青是熱情的社運份子,支持反核、常與友人靜坐抗議。在報社工作6年之後,她到法國唸電影,回歸對戲劇的熱愛。她紀錄前海協會長陳雲林訪台、引發衝突的《公民不服從》紀錄片,分別拿到了2014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的「台灣競賽」首獎及去年金穗獎一般作品類首獎。

在金穗獎頒獎典禮上,陳育青帶著2個孩子上台領獎,她說,公民還要一起努力,電影不會結束,追求司法正義也不會結束,要對社會保持熱忱和關心。她沒有食言。繼續以影像為人民權益與社會環境說話,以母親的身份,拍攝溫柔生產的影片。

陳育青:我們都忘了自己是這樣生出來的

歷經2次生產、生活裡有了兩個孩子的陳育青說,「大女兒生產過程不太愉快」,胎位不正,未足月就破水,兵慌馬亂到醫院剖腹產,陳育青產前擬的生產計畫書完全沒派上用場,孩子一出生就進保溫箱,她又出乳不順,「那時身心狀況都不好,可能有輕微產後憂鬱症」。

懷小女兒期間,她參與婦女新知基金會論壇劇場《生不由己》的巡迴演出,因而認識對溫柔生產有共識、有想法的一群朋友,像是助產師姊妹高嘉黛、高嘉霙、芳療講師黃琬婷等,日後都成為《祝我好孕》的主角。

陳育青說,《祝我好孕》裡所紀錄的對象,都有「不順服大環境」的特質,她們清楚知道自己要與不要的,去做選擇,並以勇氣承擔。最棒的是,她們都抱著「共好」的信念,希望把美好的生產經驗或是艱難的探索過程分享給更多人,提供缺乏資訊與信心的產家一個「我也可以更好」的開始!

儘管《祝我好孕》倡導溫柔生產,但陳育青說,影片上映已來,在一些播放場次時,還是有人會把眼睛遮起來,或許去直視生產過程是很有挑戰性的事情,但去探究更深的原因是因為「我們都忘了自己是這樣生出來」,長久以來大家對此事所知太少,好奇心被壓抑,社會整體導向這是不該看、不該被看的過程,忘了生產這件事是可以自然看待的,不必閉上眼的。

「也有很多人看到哭,尤其在寶寶出來之後與媽媽的親密接觸,媽媽很自然脫去衣服要哺乳,母性展現,臉上散發出的喜悅非常動人。」陳育青說。


陳育青導演


蘇鈺婷導演

被列輔12級 評審眼裡卻只看到裸露與血腥

但陳育青無法理解的是,新北市紀錄片影展將《祝我好孕》送往文化部做分級審查時,紀錄片被分為12歲以下不得觀看的「輔12」級。依據《電影法》「電影分級審議規定」,「輔12」是影片情節或對白有「 犯罪、暴力、恐怖、血腥、變態、玄奇怪異、社會畸形現象、性表現或性暗示。」會「對未滿12歲兒童之行為或心理有不良影響之虞」。

「不知道為什麼評審只看到裸露,看到寶寶身上有血的這些片段?」需要被輔導、被再教育的是評審。陳育青說,「我們依舊堅持保留完整生產的過程,不遮掩、迴避生產中自然露出的身體部位」。

影片中「主角」之一的產婦高嘉黛,大兒子「 小魚」即陪著她生產,「小魚」為即將臨盆的媽媽按摩撫背,以行動為媽媽加油,參與整個生產過程,還親手為剛出生的妹妹「小豆花」剪臍帶,這一幕幕溫柔的畫面都被紀錄下來,讓許多人動容。陳育青無奈說,這麼美好的畫面,顯示孩子並不懼怕生產過程,評審卻抹煞了孩子參與這部紀錄片的權力。

《祝我好孕》送審前,兩位導演曾寫了一封懇切的信給評審,說明這部影片的使命與特殊性,請評審們審酌紀錄片的社會功能,勿用一般影片審查的方式看待。但文化部承辦人員表示不能有「影響評審結果」的文件,於是她們又查詢相關法規,把說明信納入影展規畫的一部份,以公文方式附件送去,「不知道評審有沒有讀到那封信」?

兩位導演認為,「生產應該被正面、正確、正常的看待,《祝我好孕》被分為「輔12」級,凸顯了我國電影分級制度的問題,『電影片分級審議會』應該公開審議結果,檢討現行量表化、缺乏思辨與對話的審議制度,對紀錄片或有特殊性質的作品,在分級前應充分理解創作意圖與社會意義,而非以同一把尺丈量所有的作品。」

陳育青說,希望這部紀錄片可以讓生產環境再友善一點,尤其是學校生產教育,她成長過程曾在學校看過一些「恐怖的生產影片」,如今自己身為文化工作者,拍攝正面力量的好素材讓大家有更多選擇,期待未來《祝我好孕》進入課堂,成為被討論的教材,讓生產教育不是黑暗隱諱的。

陳育青強調,文化部的電影分級僅限於院線和影展,一般的放映會不在此限,不論是機關學校,社團、咖啡廳,只要有播映設備都可以與他們聯絡,歡迎媽媽帶小朋友一起討論一起看。


影片中,小男孩「小魚」參與媽媽的生產,為媽媽加油,還幫妹妹剪臍帶,非常溫馨。圖/翻攝自《祝我好孕》


學者認為,《祝我好孕》適合全家一起看。圖/取自「祝我好孕」臉書專頁

蘇鈺婷:感謝被拍攝的產家 願以身體倡議

另一位導演蘇鈺婷從懷孕、到成為人母,都在參與這部紀錄片過程完成。她很感謝、也感動於這些被拍攝的婦女,「願用自己的身體倡議」,若不是一個倡議者,希望帶給社會不同的觀點與改變,讓更多人討論與關注此事,誰願意全程開放生產過程給別人看?

蘇鈺婷的一位女性友人曾經說,自從國中時看過剪會陰的生產片,從此無法再接受任何生產的影片,蘇鈺婷跟友人說,一定要看《祝我好孕》。她相信這部紀錄片帶給社會是正向、充滿力量的,讓女性對自己身體和生產是感到驕傲的,讓生產不再是可怕代名詞。

蘇鈺婷上個月生產,選擇以居家生產迎接新生命,雖然產程很久,破水到孩子出生長達36小時,中間也曾與助產師討論考慮後送醫院,不過在自訂的「截止時間」之前,女兒順利報到。

這麼久的生育過程,蘇鈺婷從難忍陣痛、到學會控制自己的身體,與陣痛和平相處,「雖然辛苦,但做到了」,回想起來不覺得痛苦,而是滿足,感覺到自己進化、變得更強大,自主的生產過程,這對於一個女人、一個母親是非常重要的歷練與養分。

看動物生產不會禁忌 看人類生產也不必遮遮掩掩

台北護理健康大學助產及婦女健康照護系教授高美玲認為,《祝我好孕》被列輔12是件蠻可惜的事,「就像我們看動物生產也不會列禁忌,為什麼看人類生產的過程卻遮遮掩掩?」雖有裸露,但影片精神是正向的,突顯生產是正常過程,不必隱諱。

高美玲說,這部影片值得全家一起投入,共同討論,媽媽可透過這紀錄片給孩子很好的生命教育,告訴孩子,媽媽在生產時有呻吟聲,不必覺得奇怪,如果媽媽生產時可以怎麼做會比較舒服,讓孩子參與這個過程、了解生產,對生產的恐懼和害怕就不再存在。

這片也值得讓未婚少女們看,高美玲的學生或是看過影片的高中女學生,看完這片對生產都持正向的態度,「原來生產可以溫柔看待」,未來如果自己婚嫁、懷孕生產時,先生可以從旁協助讓產程更舒服;如果要生育第二胎,也可以考慮讓大寶貝參與生產,只有這樣推廣與宣導,生產環境才會被改變。


《祝我好孕》是一部以生產教育為主題的紀錄片。圖/翻攝自《祝我好孕》

【系列報導】
溫柔革命/生產不是生病 把「主權」從醫師手中奪回
溫柔革命/婦產科女醫師省思:原來那時我接生的產婦那麼沒人權!
溫柔革命/醫藥記者的她,曾淪為「流浪產婦」
溫柔革命/ 衛福部推醫師助產師共照計畫 滿度意99%卻僅有1家在做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