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天空變臉「忽雨忽晴」陳順勝/夏天連日汛雨氣候的苦中作樂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天空變臉「忽雨忽晴」陳順勝/夏天連日汛雨氣候的苦中作樂

 2019-07-11 20:17
陳順勝教授在其臉書PO上:「夏天連日汛雨氣候的苦中作樂」生動地描述夏日兩週來南高屏的天空...感覺好像天上的神明在大鬥法...。,這幾天南部的天氣就是這樣的等級。’天空的烏雲之上,好像台灣藍、綠、黑、白、紅政治人物在雲端勾心鬥角大鬥法一樣,地上的百姓卻叫苦連天。
陳順勝教授在其臉書PO上:「夏天連日汛雨氣候的苦中作樂」生動地描述夏日兩週來南高屏的天空...感覺好像天上的神明在大鬥法...。,這幾天南部的天氣就是這樣的等級。’天空的烏雲之上,好像台灣藍、綠、黑、白、紅政治人物在雲端勾心鬥角大鬥法一樣,地上的百姓卻叫苦連天。

南高屏尤其高雄近兩周來的天氣「變臉」變到讓你(妳)無法防備,驟下大雨後瞬又偶出大太陽,很多人見面攏在談天氣,有人笑稱:「衣服放在陽台,乎乾忽濕,已兩個禮拜」;相對地投幣自助洗衣兼烘乾店熱絡,連兩周高雄天氣的捉摸不定,打亂不少人生活步調。

高雄長庚醫院副院長陳順勝在其臉書PO上:「夏天連日汛雨氣候的苦中作樂」說其最近的生活情況與其觀察感想。令人很有感。

※【夏天連日汛雨氣候的苦中作樂】

夏日兩週來南高屏的天空連續在掉淚,一哭起來就是天色昏暗、雷電交加又颳強風加上豪雨,哭完轉涕為笑,露出大太陽,曬得您呱呱叫!

感覺好像天上的神明在大鬥法;好像希臘的雷雨與大地海神坡賽頓Posedon大戰女神雅典娜Athena而水淹雅典、或大道公以風調戲媽祖婆降雨以對、或白蛇精與法海和尚鬥法水淹金山寺,這幾天南部的天氣就是這樣的等級。天空的烏雲之上,好像台灣、黑、政治人物在雲端勾心鬥角大鬥法一樣,地上的百姓卻叫苦連天。

台灣古時候諺語「 春天後母面,欲變一時間。」以喜怒無常的繼母形容春季的天氣多變。這種用法帶歧視,不好,時至今日還栽培出總統,怎可以使用這種諺語,所以有氣象主播很聰明改成「春天囝仔面,兩日一變臉」,反正小孩子不會抗議。

惡劣的雨季天候,除了留醫院例行工作,會到醫師公會上每週一小時監事長的班,帶好吃的零嘴給公會妹妹們吃,她們現在尊稱我阿公。除此之外,還是保持平均每週兩次上台北諮詢的工作,增加機會在高鐵上欣賞雨天台灣美麗的原野及變幻多端的雲彩。

最樂的是庭院的草木花卉,荷花盛開不斷,七里香也已開數度,香氣撲鼻,冬青開始結果由綠轉紅,狗牙花、火鶴逐一展其花顏,從果實栽種的酪梨也開始長高了。

兩週的連續雨季,潮濕讓狗狗日子過得很悶,都快發霉了,他們一抓到日出的片刻猛曬日光浴,豪雨一來除了睡覺,就躺著用無辜的眼神張望。每天我都利用大清早、中午或黃昏後例行遛狗,保持小黑布雷克至少有40分鐘、烏麻吉30分鐘出外快走或慢跑時間。

下雨最快樂的莫過於我家小熱帶雨林區的瀑布小水池,美麗的錦鯉遨遊在兩公尺深的瀑布過濾池內,成群的熱帶魚特別孔雀魚作伴,小魚池上佈滿登代抓蚊蟲的大蜘蛛網,兩三隻大蜘蛛守在半空中守候著。在這兒,我想介紹我家的新成員,路上撿回來的一隻巴西紅耳龜Trachemys scripta elegans。

四天前遛狗時,在路上見一隻小烏龜快速的爬行,原來是一隻離家出走的寵物龜,巴西紅耳龜,原產地美國,生活在一般河湖沼澤地區,成龜體長背甲20~ 30公分,壽命最少有三十年,有些更多至一百年。是雜食性,幼龜偏向肉食性,到成龜逐漸傾向素食性。因為台灣最早期進口的龜類是原產巴西龜(Brazilian slider),體色外型幾乎與紅耳龜相同,只是少了紅耳龜的紅斑,後來被紅耳龜取代,但名稱上就仍沿用巴西龜,其實是美國龜。

牠們體健食量奇大,適應力超強,在台灣已完全本土化,成為台灣最普遍的龜類,在全世界甚至冰天雪地的北歐地區可以在野外繁衍族群,因為牠們的血液中有抗凍因子,使巴西龜可說是世界上最普及的龜類。看牠在我家魚池動作反應神速,機警性很高,攝食能力很強,過度繁殖的孔雀魚可能是牠物競天擇的對手,我將與牠互動建立信任關係,繼續觀察。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