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幸福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幸福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在新大學論壇與中美論壇社假新臺灣國策智庫主辦座談會上的發言

 2019-04-15 12:00
哪一位總統候選人能夠把臺灣主權、人權的基本立場維護住,才有資格在明年的選舉後出來領導我們的國家。這就是維護我們的幸福的最後一個方案,我們要把主權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上。圖/民報資料照
哪一位總統候選人能夠把臺灣主權、人權的基本立場維護住,才有資格在明年的選舉後出來領導我們的國家。這就是維護我們的幸福的最後一個方案,我們要把主權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上。圖/民報資料照

很高興有機會在一年之後,再和中美論壇社的張文基學長在相同的地方凱達格蘭基金會新臺灣智庫見面。一年前和現在臺灣的情勢有很大的變化。在一年之前,臺灣的地方選舉的競選活動才正要開始;現在,我們又要面對明年一月初的全國大選。這兩次的座談,我們都是經歷了臺灣重大的政治轉折醞釀期,我們的發言或許都會對於輿論、民意,或者政治的方向也許會產生一些微妙的影響。也希望《新大學論壇》有更多人來點擊收看,這樣我們彼此碰撞發出來智慧的火花,就可以跟更多人分享。   

我就跟隨張社長剛才所談的,面對明年的大選,今天在中國國民黨競選總統的人選裡,顯然地,現在聲望最高的是目前正在香港訪問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我想以此做為這次對話的場景,跟著張社長剛才所提的「一個中國」問題,以及臺灣在中美之間,如何尋求最大的利益,闡述一下我的看法。   

「特殊兩國論」和「一國兩制」的對決

就在上個禮拜(三月二十一日),我在臺北《蘋果日報》發表一篇評論〈2020特殊兩國論對決一國兩制〉,我把明年的總統選舉定性成「特殊兩國論」和「一國兩制」的對決。「特殊兩國論」是蔡英文總統在李登輝總統主政的時候,經由當時國家安全局委託主持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完成的研究案結論,而提出了「兩岸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論述。在這個論述當中,中華民國希望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最終能夠通過簽訂基礎條約來建立兩岸的和平架構。「特殊國與國關係」被簡化成「兩國論」,可是它不等於「兩國論」,因為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個取法自德國模式的論述當中,對外都是完整的國際法人,彼此都可以平等的主權國家地位來參與各種國際活動或組織,甚至在國際間,雙方可以互相支持、合作;可是在彼此關係當中,兩岸和兩德之間都不是國際關係,而是準國際關係。所以,這個論述的特殊性在此:因為它們不是國際關係,雙方關係乃有某種法律架構上的特殊設計,也許給予對方的人民某種特殊的優惠保障,或者在政治上有互相支持的規劃,就像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它們雖然是兩個主權獨立國家,可是《兩德基礎條約》(Grundlagenvertrag)簽訂後,增進了雙邊政府間的正常交往,讓兩德民族之間的隔閡慢慢透過官方架構的管道互相來溝通交流,而重新再融合。所以,我們才可以看到在第三波的民主化潮流之後,德國恢復了統一,成為現在歐洲最強盛的國家,而我們也看到在東德出生的梅克爾( Angela Dorothea Merkel)能夠長期領導這個新德國。顯然過去德國是在兩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架構之下,建構一種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而這也不妨礙他們民族重新地恢復統一,而且,他們還重新去擁抱普世的價值,成為今天人類文明當中,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中流砥柱。從過去德國曾經是在兩次世界大戰當中,造成人類互相殘害、屠殺的悲劇的始作俑者,變成今天世界和平,或者人類文明價值非常重要的領袖國家,我覺得這個過程,的確有很多德國人的智慧需要我們去學習。

習五點不容中華民國存在

今天兩岸關係,正好從李總統國民黨執政時期到民主進步黨蔡英文總統執政,這個「特殊國與國關係」曾經是國民黨和民進黨所共同支持的兩岸定位方向。當然,因為國際的形勢和兩岸關係的變化,讓李總統把「特殊國與國關係」收回去;而蔡英文總統上任之後,也不再談這個問題,但是我認為面對今年一月二日習近平所提出來的「習五點」的談話,習近平提到未來終極處理臺灣問題還是要走「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也就是在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中,沒有中華民國存在的空間。不僅終局制度的安排當中沒有中華民國的存在,在兩岸談判的過程中,習五點裡提到:「要和臺灣各黨派進行民主協商」,這個當中也沒有政府和政府之間談判的地位和過程,也就是在習五點裡,它現在本來就不承認中華民國,未來進入到正式談判當中,也更沒有中華民國政府的角色,未來終局對於臺灣地位的安排,中華民國完全消失。   

有中國大陸學者提醒到中國共產黨關於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研究當中,有一本經典著作《「一國兩制」臺灣模式》,就是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李義虎教授主持的研究團隊,就臺灣方案的各種可能性做出不同的評估。這本書中被視為對臺灣最寬大的模式是「坦尚尼亞模式」,這個模式也有國立臺灣大學心理學系榮譽教授黃光國教授公開響應。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事實上是由兩個國家組成,坦干伊加和尚吉巴,尚吉巴是一個小島,坦干伊加是位於坦尚尼亞的大陸地區,類似今天的臺灣和中國大陸;尚吉巴的人口和土地面積的比例相當於臺灣和中國大陸的比例。在「坦尚尼亞模式」中,尚吉巴共和國仍然存在,但是它變成自治共和國,尚吉巴有某種程度的對外交往權,但是它不是主權獨立國家;在坦尚尼亞的政府當中,尚吉巴共和國的總統只是內閣的閣員,在它們的中央政府體制中,沒有特殊的地位;在國會中也沒有針對尚吉巴事務的專屬立法權,或是否決權。但是,坦尚尼亞是讓尚吉巴作為一個自治共和國,保留在坦尚尼亞共和國當中,所以,這個被認為對臺灣最寬大的方案就是當未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臺灣之後,容許臺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義維持自治共和國的地位存在。   

如果這是今年一月二日習五點談話當中,關於兩岸關係制度建立非常核心的方向的話,那習五點或者一國兩制臺灣方案對臺灣來說是毫無吸引力,因為它沒有多給我們什麼,而反而是剝奪我們既有在《中華民國憲法》保障之下所享有的基本人權、自由平等,而且這些基本人權是透過我們人民的主權來保衛的。雖然我們的國際地位比較萎縮,但畢竟我們有一定的自我防衛能力,一定的國家主權,我們還可以運用國際關係、地緣政治的形勢來保有我們一定的獨立性,透過這種國際形勢,我們可以藉由人民主權的保證,而比較可能完整地保護我們目前享受到的人權和幸福。

什麼是臺灣核心的利益?幸福是一個抽象的概念,聯合國《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的評比指標包括醫療服務、國家財政等等,當中還包括人民的自由度,在這個評比當中,臺灣是亞洲最自由的國家,最幸福的國家,比日本還要幸福。不丹曾經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那個時代已經過去,現在在聯合國的評比當中,北朝鮮不再是最幸福的國家,不丹也不再是,主觀認定的標準在聯合國的評比當中被揚棄,在客觀的指標當中,中華民國臺灣現在是亞洲最幸福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排名遠在後面,所以,我們要犠牲我們現在原有的幸福,包括自由、國家的公共服務,甚至包括我們可以公開自由辯論,不用擔心受到政治迫害的免於恐懼的自由,這些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無法給予我們的,因為在他們的憲法當中不存在這些東西。他們的憲法就是四大基本原則罩頂,第一條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共產黨並不是一個民主政黨,它是一個民主集中制的政黨,與其相信這樣的政黨領導的國家對我們做的各種承諾,倒不如我們把這種權力掌握在我們自己手裡,這樣對臺灣人來講心裡上是比較踏實的。

對抗共產黨才能維護獨立人格

一個中國的問題長期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操弄,因為它利用中華民族主義來取代馬克思列寧主義(Marxism–Leninism),作為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正當性基礎。它操弄中華民族主義,把反對共產黨的力量都打成臺灣獨立主義。這一兩年來比較誇張的例子,就是《環球時報》公開點名中國民主人士當中復興民國派的領袖人物辛灝年,把他都打成臺獨。所以,一中或是統獨的議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臺獨民族主義的操弄之下,把我們都變成獨派。這個獨派不是臺灣獨立的獨派,而是我們主張獨立人格、人民有自決前途權利──這是《國際人權憲章》(International Bill of Right)兩公約的第一條,都被中國共產黨打成中華民族主義的對立面。所以我們才要團結起來對抗共產黨,共同維護我們的獨立人格。

在未來的選舉當中,因為今年習五點的談話露出了共產黨的馬腳,它的底線圖窮匕現亮出來了,所以使得明年的選舉變成紅綠對決,國民黨則在習近平民族主義的操弄之下邊緣化。很多民進黨人會擔心韓國瑜背後有共產黨的支持,會代表國民黨出來競選,在民粹主義之下,透過形式上人民自由意志的投票,結果讓臺灣命運被葬送掉。但是,我覺得不用太擔心,因為習近平一月二日的講話之後,我們有足夠一年的時間可以好好去解釋一國兩制臺灣方案和習五點的精神和內容是什麼,我們可以好好檢驗他。臺灣人民有足夠的時間來看待民進黨和國民黨怎麼來對應一國兩制臺灣方案,怎麼樣來面對中華民國或者臺灣國家主權獨立存在的問題。我認為不用太擔心臺灣的民意會讓韓流再席捲明年的大選,去年年底韓國瑜也談出人民真實的感受,可是根本的問題並不是在統獨的問題上,韓流是因為民進黨施政不力,和民進黨在很多它自認為進步價值的政策上,說服溝通不足,再加上一些政策優先性的選擇問題導致政策實施的結果,使得部份的社群受到照顧,另一部份受到拋棄。我前在私立大學服務,軍人公務員教師的年金改革雖然使得公立大學教授的退休金從原來的九萬降到六萬,他們還有人上街頭抗議;而我被迫從私立大學退休,我一個月的退休金,以月領來說不到一萬元,但是大部份承擔臺灣高等教育任務的是私立大學的老師,但是我們並沒有上街頭抗議。這個問題我們放在心上,所以在選舉當中,我們必然會反映出對於民進黨政府的不滿。可是,明年的選舉如果變成取捨我們決定自己前途的權利,那這就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了,我想我們會支持維護中華民國的主權、維護臺灣人民人權的政黨及其候選人。誰有這樣的能力、決心來捍衛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幸福,這才是我們在投票當中價值的取向。 

政治法律面不存在一中問題

我認為從綠營或者臺灣本土派的角度來看一中,其實不用擔心我們面對中華民族主義的操弄,臺灣本土派早就放棄了對於一中問題參與討論的權利。但因為漢人帶來的中華文化還是目前臺灣文化當中最珍貴的文化資產,哪怕是民進黨政府執政被人家批評很多的教育改革,國民教育中《國文》教科書裡文言文的比例;或者是《歷史》課本當中,中國歷史的比例,無論是我們所討論中華文化傳統價值美好的部份,或者是《國文》課本裡那些老掉牙的古文,比例還是遠遠超過今天中國大陸的文史教材。也就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批評臺灣去中國化的結果,臺灣國民教育中保留中國文化的成份,還是遠遠超過中國共產黨他們的教科書。所以,把事實攤出來看,我們臺灣在做實事。

然而,正就是在臺灣本土化的同時,我們在中華文化的議題上,也喪失了自我辯護的權利,導致有關這方面的議題被中華民族主義者來主導,混淆了臺灣人民對於中華文化和臺灣文化之間的關連的認識。其實,這兩者是沒有衝突的,它們可以同時存在,也可以互相包容。在我來看,目前一中在兩岸之間的意義,只存在民族文化的共同淵源,或者是共同認同的文化價值,它是一種信念。認同一中是《中華民國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思想言論自由的表現,不認同也是。從客觀的角度來說,臺灣和中國大陸都是中華文化輻射的地區,所以文化認同上的一中,對於大多數臺灣人來講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在政治、法律上,一中事實上並不存在,哪怕是在臺灣的中華民國宣稱它的領土及於中國大陸,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說臺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它們個別的宣稱都是排他的自居一中,但客觀的形勢上,分明就是存在著兩個國家、兩個政府,它們的特殊性在於它們的主權宣稱重疊,以致於它們之間存在著特殊的關係。

所以,如果硬說要有一中的話,那當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佔有中國的代表權,我們臺灣沒有、中華民國沒有。但是,從國家實存的角度來說,並不存在一中,因為中華民國從一九一二年立國,一九四九年撤退到臺灣來,它直到現在還是存在於臺灣,從來沒有被消滅過,不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教科書裡所講的:一九四九年之後,中華民國就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這是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如果兩岸關係要走向永久和平的架構,我們認為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當中,你就必須承認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必須承認中華民國從來沒有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滅亡。必須從這個起點開始,維護這樣的基本立場。這正是我認為未來習近平試圖影響臺灣選舉的他的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下的臺灣方案,他的習五點,對臺灣最大的挑戰。所以,哪一位臺灣的總統候選人能夠把臺灣主權、人權的基本立場維護住,他才有資格在明年的選舉後出來領導我們的國家。這就是維護我們的幸福的最後一個方案,我們要把主權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上,這是幸福最根本的因素。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