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福和觀點】川普宣言退出WHO,台灣如何於單邊主義「連橫」時代掌握機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福和觀點】川普宣言退出WHO,台灣如何於單邊主義「連橫」時代掌握機會

 2020-06-05 15:08
福和會認為,美國總統川普由WHO開始脫離,台灣不妨也就由此開始著手,可因應美國退出WHO後必然的需求,倡議由美國主導,結合醫療先進國家盟邦,例如日本、台灣,成立跨國的醫療資訊分享、醫療技術共同發展,以及各種傳染疾病防疫的聯合平台。圖/取自川普推特
福和會認為,美國總統川普由WHO開始脫離,台灣不妨也就由此開始著手,可因應美國退出WHO後必然的需求,倡議由美國主導,結合醫療先進國家盟邦,例如日本、台灣,成立跨國的醫療資訊分享、醫療技術共同發展,以及各種傳染疾病防疫的聯合平台。圖/取自川普推特

美國總統川普先前於2020年5月18日對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發表公開信,向譚德塞及WHO提出諸多質疑,並給予30天期限,要求WHO進行改革脫離中國掌控,否則將停止捐款並考慮退出WHO。

5月29日,川普認定WHO毫無回應誠意,加上中國強加《國安法》於香港,於是不等待30天到期,召開記者會直接宣布「終止與世界衛生組織的關係」。川普記者會的全文,福和會第一時間製作全文中英對照翻譯,獲得熱烈分享,可以看出台灣人對此一議題的熱切關注。

川普退出WHO,看似「臨時起意」,其實並不然,這屬於美國更深遠的國策變動。簡而言之,美國發現自兩次世界大戰以來發展出的國際組織與多邊關係結構,不僅無助於維護全球秩序與美國國家利益,反而讓美國的敵人不恰當的放大了影響力。

多邊關係「合縱」式的結構,原本就有制衡第一強權的作用,當美國自願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下進行國際秩序的維護時,有心的國家卻於其中上下其手、為惡多端,美國卻反遭綁手綁腳,難以施加制裁。這樣的結構造成許多區域亂源,並未讓世界變得更安全,美國決定擺脫這樣的桎梏,轉為傾向採取「連橫」,也就是由美國主導一對一的單邊關係,來維護美國利益,並伸張國際正義。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美國仍是個在國際上缺乏經驗的新進國家,戰後國際秩序仍由歐洲老牌國家主持,在歐戰國家殘破的歐洲知識分子,眼見數百年來民族主義與國際現實主義的發展走上大戰的歧途,寄託理想於烏托邦般的全球組織,倡議成立國際聯盟,期望能靠國際性組織的仲裁,來解決國際間的紛爭。事與願違,國際聯盟完全無力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

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人類仍未檢討全球國際組織的根本問題,知識分子仍懷抱「世界大同」的美夢,繼承國際聯盟的理想,卻忘記國際聯盟失敗的根本原因:要進行任何實際的軍事與經濟行動,都還是要由主權國家進行。美國加入了組建聯合國,並成為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聯合國雖然相較於國際聯盟,在數個領域有發揮略多作用,但沒能阻止美蘇冷戰,也沒能阻止冷戰之後世界層出不窮的衝突。

美國身為「合眾國」,在成立聯邦時,就曾深刻探討過大州小州組成聯邦組織時的權利義務問題,當時美國開國先賢曾經發生許多爭執,最終決定參眾兩議院的權力分配方式,兼顧小州的獨立尊嚴,也尊敬大州在實務上擔任聯邦各方面重任。聯合國的組成並沒有相關機制,只有五個常任理事國權力較大,造成權利義務的極為不平衡,至今問題更為凸顯。

實際上國際秩序是由美國以本身國力為籌碼在主持,但國際組織中不分國家大小貧富,不論民主或是專制獨裁,都有一席,中國藉由這種體制的不合理弱點,專攻無足輕重以及獨裁專制容易收買的第三世界國家,在多邊國際組織中大為膨脹了自身的影響力。當美國仍視中國為可合作對象時,尚且睜隻眼閉隻眼,當美國已經轉為以中國為假想敵時,如此情況就不能忍受。

如今,美國的戰略利益是脫離這些無用只會產生防礙的「合縱」式多邊國際組織,改為一對一或一對多與各國談判的「連橫」關係,以打造符合自身國力與權利義務的以美國為主導的新秩序,脫離WHO只是藉由疫情而開的第一槍,日後勢必還會有更多動作。

對於台灣來說,美國推動這樣的國際秩序變動,可說是千載難逢的良機。過去台灣要加入多邊式的國際組織,可說困難重重,即使有美國力挺,只要多邊國家之中,有其他國家受中國威脅影響,往往就讓台灣吃閉門羹。但若未來美國改為推動美國主導的一對一或一對多式的新型國際組織,只要美國自身允許,台灣自然必定能加入。

這樣的局勢發展,可能為台灣打開一連串國際機會窗口,然而,台灣自己也必須積極準備迎接,不能只是被動等待機會降臨。

福和會認為,美國總統川普由WHO開始脫離,台灣不妨也就由此開始著手,可因應美國退出WHO後必然的需求,倡議由美國主導,結合醫療先進國家盟邦,例如日本、台灣,成立跨國的醫療資訊分享、醫療技術共同發展,以及各種傳染疾病防疫的聯合平台,一方面,更能發揮當前台灣防疫成就,一方面,以此為一小步,作為台灣以類似模式加入新國際秩序的一大步。

台灣有志之士向國際呼籲、購買廣告、於澳州發起「天空寫字」活動等等努力,宣傳「Taiwan can help」,國人殷殷期盼台灣能正常加入國際社會,但在聯合國體制下難如登天,或許該是另闢蹊徑的時候,台灣在醫學技術上的確不遜於先進國家,並且在傳染病方面,對B型肝炎、瘧疾、登革熱,都是經驗豐富的國家,政府、醫界、學界、民間,各界可集思廣益,如何來強調台灣的「醫療力」,作為一旦美國開始組建國際醫療平台時,能率先響應,並提出貢獻。

此重責大任,並非福和會單一組織可以勝任,但福和會願在此拋磚引玉,提出這樣的思考方向,期待各界力量能匯聚,團結一心,把握機會,為台灣的國際空間衝出一條生路。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