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三星挖井與浩鼎解盲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三星挖井與浩鼎解盲

 2016-04-17 21:20
作者向內定科技部長楊弘敦提出疑問:NEP2地熱主軸要將第二口地熱井挖在三星的決策,需不需要再重新評估討論呢?圖為冰島的奈斯亞威里爾地熱發電站(取材自維基百科)
作者向內定科技部長楊弘敦提出疑問:NEP2地熱主軸要將第二口地熱井挖在三星的決策,需不需要再重新評估討論呢?圖為冰島的奈斯亞威里爾地熱發電站(取材自維基百科)

最近台灣最熱門的新聞莫過於浩鼎事件,這家由中研院翁啟惠院長的技術轉移而成立的浩鼎生技,投入抗乳癌疫苗新藥OBI-822的第二期及第三期臨床試驗。由於解盲失敗及翁啟惠在蔡英文總統生技之旅時,發言中對「解盲失敗」提出他認定的科學看法以及說他沒有浩鼎股票,結果是浩鼎股票因而支撐住未大崩盤。但事後又被週刊爆料他女兒翁郁琇持股三千張,且於解盲失敗當日賣了十張賺了台幣數百萬元。因翁郁琇是原始股東,當初買時股價31元,賣出時是700多元。結果藍色政媒不說,連民進黨市議員王世堅也在正晶限時批上大罵翁啟惠非常可惡,原因除「不誠實」之外,更說是中研院一年有60億生技研發經費。說得好像整個中研院的研發成果都被浩鼎生技盜去一般。翁啟惠隔海傳真辭中研院院長,馬總統不准。翁啟惠也不回國到立法院接受質詢。

2016月4月14日翁啟惠是否會回台灣接受立法院質詢,到早上九點電視新聞的報導依然是「中研院說不知道」,下午才說4月15日會回台。我因為從事生物資訊研究近二十年,且目前也是一家醫療器材公司的董事長,且我們公司的產品也正在做二期及三期臨床試驗,也將面對是否解盲成功的考驗。因此我對翁啟惠院長有關「解盲」雖不成功但不表示無效的發言特別有所體驗。

舉個例子來說明,若某家藥廠發明一種治療第一型糖尿病的新藥。臨床試驗是否有效,解讀的方式是你在提送臨床試驗計劃書時,設定你要降低糖化血色素(HbA1c)的數值多少(降0.5或0.3)。另外,你的受試者收案標準為何?是糖化血色素高於8者可受試,還是糖化血色素高於7者可受試。而①降低多少,及②糖化血色素多少以上可成為受試者,這兩項決策,不只可能決定「解盲」的成敗,更是我這個新藥的市場規模大小的關鍵。

正常人糖化血色素值是6以下,若我訂①降低0.3,②8以上可收案受試,則解盲較容易成功但市場相對狹小。若訂為①降0.5且②7以上就可收案受試,則解盲比較不容易成功。但若通過解盲,則我這個新藥就可能大賣特賣了。因(1)很有效,糖化血色素可降低0.5,(2)很多人都需要用,因糖化血色素稍微大於7的亞健康糖尿病前期者人口眾多,市場規模絕對在每年千億元以上。相信浩鼎生技在臨床試驗計畫書中,也是選擇了比較難通過,但通過之後市場價值每年千億元的檢驗標準,而後進行雙盲試驗並認為可以解盲成功,只是不幸失敗了。在全世界生技製藥產業中,這種例子比比皆是,只是台灣少見多怪。

我日前曾問一個很關心時事的朋友,你認為浩鼎接受國家多少補助,使得浩鼎的新聞能炒成這個樣子。他回答說應該有一千億元吧。我跟他說大約是一億元時他嚇了一跳。事實是浩鼎生技接受經濟部科專補助,2011年是2743萬元,2012年是7512 萬元,總共是1億255 萬元。而浩鼎接受補助時承諾的回饋金是若解盲成功,回饋公益2億元。中研院的技轉金就更別提了。因此浩鼎案,國家是賺錢的,證交稅部分國庫也有收入,當然因浩鼎是上市公司,股東間互有賺虧,但應該要願賭服輸。

再來談一下三星挖地熱井的事件。2013年第一期能源國家型計畫(NEP1),2014、2015、2016為第二期能源國家型計畫(NEP2) ,地熱主軸每年各有一億元,2015年更編了另外2億元的挖深井的經費,因此地熱主軸,NEP1加NEP2加挖井,已經花了6億元了。在2013年地熱主軸徵求研究計畫的規劃書中,白紙黑字寫著在2016年底要完成1MW的深層地熱示範性電廠的建置。若能發電成功且能賣電給台電,依一度電4.94元且容量因素近90%來計算,一年的產值是3500萬元。六億元的國家投資要十七年才能回收。當然我們同意地熱研究成果除直接的電廠建置外,也有對台灣宜蘭地層更多的地質背景資料的科學知識的建置。

記得在2014年6月份,已故地熱主軸計畫主持人台大楊燦堯教授在NEP2地熱主軸啟動會議上,有關此主軸計畫特別提出兩個重點:(1)選擇的井位要在可以通過地熱電廠建廠環評的地點,(2)建置資料庫將所有的勘查資料包括大地電磁、電測、震測、磁測所有測量的資料,全部放到資料庫內供大家使用。

事實是,到今天為止,這個NEP2地熱主軸的資料庫基本上是空的。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因為推動在利澤工業區建置101 MW深層地熱電廠的計畫,於2015年將「利澤深層地熱電廠開發案」的環境影響說明書送能源局轉環保署進行環評審查,至今已經經歷1年半了。至今卡在環保署專案小組有兩大原因。

(1) 專案小組主席廖慧珠教授的心態偏頗,不確知是否因其支持核能立場,時而提出偏離環評主題的偏頗要求。

(2)有環評委員認為我們要在利澤工業區挖6公里深井,但對該區的地質調查資料不足。因2015年的地熱主軸就是調查利澤龍德工業區,我們多次向主持2015年地熱主軸計畫的主持人及計畫辦公室請求支援,但都沒有拿到什麼具體的資料。

有立委助理今年四月向科技部要資料,並詢問為何資料庫是空的。得到的回答是計劃主持人可以選擇三年後才公開資料。換句話說,這個已經花了六億元的地熱主軸計劃,從計劃開始到結束的五年期間,可以完全不受到立法院及全民的監督,只有NEP2原規劃的考核機制。而這個機制大有問題,因研究成果是否通過的標準也可以變,例如說花費兩億元的「北部地區鑽井計劃」主持人中大王教授一直對我說,2016年底的示範性電廠,發電容量已經改為0.5 MW而非2014年原規劃的1 MW了。

然而更嚴重的問題是即便是0.5MW也不可能達到,而相關主持人卻因有地熱主軸計劃辦公室及宜蘭籍的陳姓立委的護航而有恃無恐。面對質疑時採取完全忽視或表面應付卻不動如山的做法。例如說當環評委員中大應用地質所李錫堤教授,在看了我2015年11月11日發表在《台灣環境》雙周刊的文章「既然環評不可能通過,挖井的兩億元還要花嗎?」時所做的評論「地底140℃可以開發EGS深層地熱電廠嗎?對地質的誤判誰負責」。李教授提的這兩個問題,到今天為止,相關主持人及NEP2地熱主軸辦公室完全忽略,不做任何回應。

2016年1月22日,NEP2執行長李世光教授召開了一場「有關紅柴林地熱井退場機制協調會」,參加者除我提出對紅柴林鑽井無法達成0.5MW示範性電廠的質疑外,其他地質界人士全支持繼續將第二口深井鑽在紅柴林。主席李世光執行長對溝通及橋接小組負責人海大許泰文教授說:「你們海洋能源的分成四派,地質界就非常團結」。我當天只因說了一句「紅柴林一號井已鑽到1500公尺深,但溫度只有40多度」,就被主持人王教授拍桌怒罵說65度啦,不知道就不要亂說。

2016年3月底,紅紫林一號井鑽到2260公尺深,井底68度C,井口約40度C,顯然是無法發電。至於原定要在一號井口對街的二號井要移到哪裡去?王主持人希望移到一兩公里遠的養鴨場旁,因養鴨場目前有一口井是550公尺深就有81度C,因此他認為附近若挖2800公尺,會有足夠高溫可以發0.5 MW的電力。我則指出紅柴林現有四口井的平均地溫梯度是每百公尺4.5度C,因此第二口井若挖在紅柴林,2500公尺時,井底最多是145度C,井口應該只有120度C,而依照NEP2地熱主軸當天提供資料,要發0.5MW的電力,ORC雙循環發電系統每小時要140公噸120度C的熱水,而依目前需做環評地熱發電廠的認定標準,每小時抽70公噸的地下水就要做環境影響評估,而且三星鄉已在2014年12月26日被經濟部地質調查研究所公告為「地下水補注地質敏感區」,因此我斷言當地電廠環評不可能通過,因而提出「挖井的兩億元還要花嗎?」的疑問,相關文章可上環保聯盟網站查詢。

2016年3月4日NEP2台大團隊開會時,檢討為何紅柴林軍營旁的一號井井底只有68度C而非原先預想的165度C?認為主要原因是因為三星靠近大山,地底的四稜砂岩因受雪山山脈的水脈千萬年來的冷卻而溫度上不來,故只有60多度,除非是直接打到裂隙上,而王教授要移去的養鴨場旁又如何呢?答案是應該與一號井差不多。因此,陳文山教授提出了將二號井移到龍德工業區去的替代方案,3月4日也取得宋聖榮教授的同意,但王教授還是希望打在三星紅柴林養鴨場旁。再賭一次,賭注是一億元挖井經費,反正是國家出的錢。對地質的誤判,沒人需要負責。

3月24日,科技部自然司陳于高司長,召開井位科學評估會議,會中王教授除了報告養鴨場旁地質資料之外,也說利澤工業區宜蘭縣政府環保局旁是高地溫梯度區,每百公尺有7度C,現場竟然有位立委助理發言說,菲律賓地熱井挖十口只有一二口有熱度,因次第二口失敗也沒有關係,陳立委會要經濟部及科技部編列更多經費,明年度再在宜蘭挖深井。依主軸計畫辦公室1月22日提供的資料是「未達產能預估標準值而不足以開發EGS,但仍可發展成溫泉等其他產業,將提供資料給宜蘭縣政府參考,若無其他用途將封井並回復原貌」。 紅柴林軍營旁一號井井口沒有達到一般溫泉所需的50℃,且也沒有什麼出水量,溫泉用途也沒法用,看來只有封井一途,也就是說除取得的岩心資料之外,一億元是白花了。

第二口井應去何處,我個人對於挖在清水龍德或利澤都贊同,但對於挖在三星紅柴林則持反對意見,因EGS水裂法用到大量酸液,有污染水源之虞。2015年9月5日台灣水資源聯盟會員大會上有「請科技部停止在宜蘭三星地區進行加強型地熱系統(EGS)的挖井工作,應該將此挖深井的地點移到不會污染水源的其他地區進行」,在2016年3月24日陳于高司長主持的會議上,我提出若真的第二口井還要再挖在三星,請先送環評,審查通過後再挖。而目前已被公佈為將於520後接掌環保署長的李應元立委也於2016年1月份簽署了這個聯署,呼籲科技部停止在三星的EGS挖井工作。

請問科技部新任的楊弘敦部長,NEP2地熱主軸要將第二口地熱井挖在三星的決策,需不需要再重新評估討論呢?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