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影音】從大屠殺歷史學習 德駐台代表:須記取四個教訓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影音】從大屠殺歷史學習 德駐台代表:須記取四個教訓

 2018-02-25 17:06
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Martin Eberts)今天在「國際大屠殺紀念日」活動中提到,若想要向歷史學習,不能只是哀悼、回憶,至少必須記取四個教訓。「學習面對大屠殺受害者的苦難和倖存者的勇氣,能讓我們年輕的世代獲得道德誠實最美好的範例,這甚至是神聖的行為」。圖/唐詩
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Martin Eberts)今天在「國際大屠殺紀念日」活動中提到,若想要向歷史學習,不能只是哀悼、回憶,至少必須記取四個教訓。「學習面對大屠殺受害者的苦難和倖存者的勇氣,能讓我們年輕的世代獲得道德誠實最美好的範例,這甚至是神聖的行為」。圖/唐詩

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Martin Eberts)今天在「國際大屠殺紀念日」活動中提到,若想要向歷史學習,不能只是哀悼、回憶,至少必須記取四個教訓。「首先,必須持續研究大屠殺事件」。

其次,他表示,大屠殺的教育工作並不僅是歐洲或西方社會的課題。它是一個全球性的議題,是一個全人類都應該記取的教訓。何社會如果覺察到對大屠殺受害者缺乏尊重或欠缺相關認知,都應該認真面對此一課題。

第三,歐柏哲說,研讀大屠殺的歷史不是為了造成分裂,而是癒合傷痕;不是持續衝突,更不是報復或製造痛苦。第四,學習面對大屠殺受害者的苦難和倖存者的勇氣,能讓我們年輕的世代獲得道德誠實最美好的範例,這甚至是神聖的行為。

「國際大屠殺紀念日」活動今天下午在國家圖書館舉行,包括即將接任外交部長的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外交部次長吳志中、教育部次長姚立德、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游亞旭(Asher Yarden)、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Martin Eberts)及各國駐台使節與代表出席活動,這項活動也是連續三年在台舉辦。

活動進行時,舞台上點起了白蠟燭,播放「東方辛德勒」外交官何鳳山的紀錄片,並朗讀詩人保羅.盛藍(Paul Celan)的詩作《死亡賦格曲》(Death Fugue),並分別邀請游亞旭、歐博哲以及總統蔡英文上台致詞,最後吟唱猶太人的曲子「我相信(I Believe)」,此外場外也展出二戰時36位各國外交官拯救猶太裔難民的事蹟。

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致詞時表示,20世紀90年代,德國預留一個全國性的紀念日紀念納粹時代受害者,2005年聯合國大會決定,不僅德國和猶太人民要記得大屠殺暴行,全世界也要記得這件事,因為紀念才能學到教訓,因為學到教訓,才能再度避免這種暴行。但今天聚在這裏並不只是回憶,而對大多數人而言,大屠殺發生在我們出生前、一群不認識的人身上,但不表示大屠殺與我們或今日社會無關。

歐博哲也說明「死亡賦格曲」的意義,作者保羅.盛藍是羅馬尼亞裔猶太人,也是大屠殺的倖存者,在納粹的死亡集中營裏失去所有親人,而詩中強烈呈現了被迫害者的孤寂悲傷和絕望,「而同時,我們同樣深刻且痛苦地感知到加害者、冷酷的劊子手和施虐者的行為,「像夢魘一般,讓我們茫然無解地自問: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這詭異的、深讓人不安、極端罪惡的事實居然發生在我們這樣一個以文化自豪的民族」。

歐博哲接著提到,當保羅.盛藍在戰後發表他的詩作之初,居然招致不少批評。例如一位社會學家認為,「在奧許維茲之後」還寫出如此的詩是不得體的,認為大屠殺後不再有吟詩作賦的空間,「但現在我們認知到這類批評的不恰當性:如果我們真正停止珍愛我們的文化和傳統,那將是邪惡最終極的勝利;「正是保羅.盛藍這樣的詩人使我們的文化得以超越邪惡而續存,他們的詩詞的溫柔力量比任何政治宣傳強力千倍、萬倍」。

歐博哲接著提到,若想要向歷史學習,不能只是哀悼、回憶,至少必須記取四個教訓:

第一,他說,「我們必須持續研究大屠殺事件以及此一問題發生的根源。這是一件科學性的工作,在很多國家是由歷史學家所主導;但是這些相關的知識必須更廣泛地被傳播,尤其在各級學校和大學。這是對每一個新世代都必須進行的工作。」

其次,他表示,有關大屠殺的教育工作並不僅是歐洲或西方社會的課題。它是一個全球性的議題,是一個全人類都應該記取的教訓,任何社會如果覺察到對大屠殺受害者缺乏尊重或欠缺相關認知,都應該認真面對此一課題。

第三,歐柏哲說,研讀大屠殺的歷史不是為了造成分裂,而是癒合傷痕;不是持續衝突,更不是報復或製造痛苦。「今日德國和以色列的關係就是最好的證明」。在真誠和敞開心胸面對過去的基礎上,我們兩國的人民變成真正的朋友。「我說的不是政治上的關係,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我們兩國之間的孩子們幾十年來建立的友誼。

最後一點,他提到,學習面對大屠殺受害者的苦難和倖存者的勇氣,能讓我們年輕的世代獲得道德誠實最美好的範例,這甚至是神聖的行為。「有些名字被全世界追悼,如偉大的聖者Edith Stein,也許有很多其他名字被我們遺忘了,但他們寶貴的生命絕不是白白犧牲的」。·

歐博哲最後引用精神治療學者、本身也是大屠殺倖存者的維多·法蘭克的一段話,「我們這些住在集中營囚房人都深深記得,那幾位走過狹窄通道,曾安慰我們,給了我們他自己那片麵包的獄吏」。

他說,「他們的人數也許很少,但是他們給了我們最充分的證明,那就是:別人可以剝奪我們的一切,但是他們無法剝奪我們的自由。在任何情況下其實我們都是可以選擇自己態度的」。

\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