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民主為何需要防衛?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民主為何需要防衛?

2019-07-16 11:27
馬英九基金會舉辦「台灣與民主的距離」論壇,馬英九在會中大罵執政黨通過「國安五法」傷害民主,使台灣民主危如累卵;同一時間,總統蔡英文在美國過境訪問,由美國國會議員頒給她象徵台灣民主的自由女神像,兩相對照,相當諷刺。圖/截自馬英九臉書直播
馬英九基金會舉辦「台灣與民主的距離」論壇,馬英九在會中大罵執政黨通過「國安五法」傷害民主,使台灣民主危如累卵;同一時間,總統蔡英文在美國過境訪問,由美國國會議員頒給她象徵台灣民主的自由女神像,兩相對照,相當諷刺。圖/截自馬英九臉書直播

台灣卸任總統有一個壞毛病,喜歡指點江山,阿扁如此,老馬更是如此,也許讓他們進入國策顧問團方能閉嘴。

7月14日,馬英九基金會舉辦「台灣與民主的距離」論壇,老馬在會中大罵執政黨通過「國安五法」傷害民主,使台灣民主危如累卵,措辭相當激烈;同一時間,小英在美國過境訪問,由美國國會議員頒給她象徵台灣民主的自由女神像,兩相對照,相當諷刺,到底是老馬瞎了,還是美國人瞎了。

國安法修訂,是防範紅色滲透的必要,雖然動作已經太慢,至少可以做到補破網的目的。坦白說,全球飽受紅色中國擴張,台灣遭受紅色顛覆最為厲害,所謂修法,也走在美國紐澳及西方國家之後,沒看到美國人民會抗議,防共政策縮減言論自由和民主,唯獨台灣的親共派叫囂不已,還走上街頭抗議,高喊「以商逼政」,希望政府顧及來往中台之間,或經商或求學的百萬人口,這些人只要不被老共吸收為地下黨員,又何必擔心?

台灣的民主的確危如累卵,但是,威脅不在政府,而在企圖沒收台灣民主制度的紅色中國。若要追究原因,過於倉促的不對等交流和開放往來才是問題的核心。今天,誰是台灣之敵,三歲小孩皆知,馬英九豈能不知?主張中國和平統一台灣,這種言論說服的對象應該是中國,但是,主張台灣和平統一中國,卻大可不必,因為台灣政府從來沒這份能耐和心思,既然支持老共來併吞台灣,獨裁吃掉民主,就大方宣講,何必玩弄文字遊戲?

台灣陷入紅色泥淖之中

防衛民主目的是經濟發展,台灣的經濟可以超越中國,原因並非專制制度,而是開放民主所致。過去30年,台灣走錯了和獨裁國家經濟連結的道路,陷入紅色泥淖之中。7月初,來台訪問的百大經濟學家之一的泰勒·柯文(Tyler Cowen)說,「台灣30年沒有太大變化,資金被中國掏空,薪資停滯不進,相較南韓無法可比」,如果政策上,不趕快改弦更張,恐怕最後連民主制度也會失去,最後失去的,除了經濟發展,還有自由和尊嚴。

民主制度是財富保護傘,獨裁專制國家就算你有再多的金錢,很可能一夕間就會失去,只要看看全世界OECD國家的發展排名,站在前面的國家,無一不是民主國家,而落伍國家有北韓、委內瑞拉、古巴、中共國。中國雖然靠著部分的經濟改革,宣稱已經擠進中產階級國家,但是人民可支配所得,只有5,000美金;搞獨裁進化版的俄羅斯,貪腐橫行、經濟停滯,這一切就是最好證明。

寫《國家是如何失敗的》經濟學者戴倫艾賽莫魯(Daron Acemoglu)說,「多元思想、民主開放、廣納型的制度才是國家強盛的主要因素,反過來看,獨裁、寡頭壟斷、壓榨型制度,最後就會使國家失敗。」戴倫用了威尼斯為例,中世紀的威尼斯,建立歐洲第一個民主國家,國力強盛、國家富有,後來失去政治權力的菁英不擇手段把政權奪回來,改變民主走向少數專制,最後的結果就是威尼斯衰敗。

專制帶來貧窮和失敗

美國和墨西哥和拉美國家的發展歷史也可以提供省思,為何民主國家帶來富裕、專制國家帶來貧窮和失敗?這塊土地同樣被歐洲國家殖民,但是,美國比較幸運,在脫離英國殖民後走向民主憲政,雖然美國真正的普選是在1965年才降臨,黑人也擁有選舉權,但是,一河之隔的墨西哥,卻陷入殖民反抗後的軍事獨裁,一直到1910年墨西哥才建立民主國家,發展上慢了一百多年,拉美國家更是如此。除了殖民地實施榨取制度,帶來不停的抗爭以外,共產和資本主義的衝突,也帶來更強勢軍事政權,拉美國家動盪之下,私人財富無法確保,更遑論經濟發展了。

民主和自由是一體兩面,台灣可以談論或主張親左派的社會主義制度,或是親右派的資本主義制度,這些言論當然受到言論自由保障,但是,主張台灣應該接受共產中國併吞,甚至以主權交換免於戰爭威脅,簡單說就是投降,這些應該屬於授權國會在緊急狀態下的策略,是否可以作為言論自由保護,恐怕是見仁見智,各有不同了。

我們可以理解台灣許多統派的心情,懷抱中國情懷或民族主義,這也無關對錯,但是,他們捨棄私人可依法歸化中國、共圓中國夢而不為,寧可享受台灣自由空氣,卻要拖著其他人一起落入中國奴役地獄的心態,卻實在令人不解。

香港已經證明,不同制度下的一國兩制根本無法在香港進行,一位港商在「反送中運動」中,接受訪問時說,「我的工廠在中國,人住在香港,我的工廠為了生存,必須經常接受中國官員勒索,簡單說就是『被迫送賄絡』,有一天,老共會用『送賄絡』罪名,把我送進中國受審,所以,我要站出來反對。」

香港已經接受假普選的民主半套,現在不能連自由也失去,這才是一國兩制大問題。

台灣現在有一個17國認可的國家、有自己的制度、自己的護照、自己的領土,為什麼要拋棄這些,換一張中國身分證?為了國家安全,失去宣揚紅色中國的言論自由,我也心甘情願。馬英九說,「國安五法通過,台灣民主危如累卵」,請問,長期站在威權加害人一邊的馬先生,你經歷過白恐時代的生活嗎?

台灣民主真正的威脅,是來自已經陷入匪區的台灣人民,這是過去錯誤的政策所導致,寫《新韓國人》一書的英國作家麥克布林(Michael Breen)長期觀察南韓,他說,「長時間和北韓制度對立的危機,激發南韓求勝的意志,造成南韓開放民主,經濟超越台灣」,兩韓的人民多數認為國家要統一,但是,他們步伐政策卻走來謹慎,擔心走太快被紅色吞食,反而是台灣人民多數反對被統一,但是政策卻倉促過激,在不對等之下深陷匪窟,把台灣搞到被綁架狀態,不只是失去制度對立,所激發的求勝意志,錯誤以為一加一大於二,最後,連基本的自我保護也喪失。

照道理,中台既然無法平等對待,老共既然片面停止和中央政府溝通,那麼民間往來,也應該隨之終止,這才是正確良策。幸好,美中貿易戰爭,驚醒一些人回歸故鄉,現在一小撮親共分子叫囂,目的就是搞爛台灣而已,政府既然做對的事,就不需多慮,只有落實防衛民主,台灣經濟才會再度起飛。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